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一之2:实力的逻辑结构),是对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一之1:实力的提升历程)的逻辑分析。

2.实力的逻辑结构

自然实力,知识实力,社会实力,以及伦理实力,是对现实世界的抽象,实际上,任何国家在任何时候,都同时具有这四种实力,四种实力彼此间不存在截然分明的界限,只是在各个时期,这四种实力的权重有所不同而已。可以由上向和下向因果关系考察四种实力之间的逻辑关系。

先分析上向因果关系。自然实力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是先天的动物世界的延续,其他三种实力是后天形成,在人类社会中发育起来。自然实力既是实力的组成部分,又是其他三种实力的载体。没有自然实力为基础,其他实力只是一句空话。

远古,四种实力没有分化,处于混沌状态。人类或渔猎或采集,从旧石器到新石器,砖木取火,以及彼此通婚中的禁忌等,无不渗透对自然界规律的认识,以及关于部落内外竞争与合作的规律的认识,只是其中的知识主要是“隐性知识”,难以为他人和代际共享。彼时的社会组织与动物世界仅一步之遥,社会生物学与生物社会学仅一纸之隔。到“轴心时代”,在基督教的“四海之内皆兄弟”、佛教的“普渡众生”和儒家文化的“天下为公”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均可见某种意义上的普世之爱。

在知识实力等后天实力兴起之时,自然实力依然奏效。二战期间,如果没有美国的庞大体量,没有中国和前苏联的人口与辽阔国土,同盟国的胜利会更加艰难。社会实力建立在知识实力的基础上,基于对自然界规律的认识和应用,对人性及其关系的洞察,对于国家本质的理解,以及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制度安排——这是超越人类“n大发明”的最大发明。而在伦理实力冉冉升起之时,同样需要自然实力、知识实力和社会实力的支撑,否则伦理实力就只是空中楼阁,而且会反过来损害自然实力、知识实力和社会实力。伦理实力,在国家实力由自然实力、知识实力和社会实力逐次提升之时和之后水到渠成。19世纪末,在对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批判中,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的理想,理想的实现有待知识实力和社会实力的充分提升。

再看下向因果关系。在国家实力逐级提升之时,高层的实力会反过来影响低层的实力;后天的三种实力旨在提升、优化自然实力。例如,在正确的伦理的引导下,在适宜的社会组织中,掌握知识的个人的主观能动性一旦得以充分调动和彼此间的自组织,位于底层的自然实力可能发挥十倍百倍的作用。个人的创新可能从深度、广度和系统性上提升知识的宝库,后者又成为国家实力的新的平台。

一个值得回味的事实是,伴随着英国的崛起,本来仅限于本土的英语,成为英国,乃至英语国家在当今世界中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中文的地位也在上升之中。后天(知识、社会、伦理)实力的上升,必将对先天的自然实力进行重组,将其作为基础和要素而纳入后天实力的系统之中。人工智能的发展则可能致使自然实力中,低端的人口因素贬值。

总体而言,国家实力的逻辑结构是,自然实力是国家实力的基础;知识实力是骨骼,起到支撑国家实力的作用;社会实力是血肉,是国家实力的生命;伦理实力是国家实力的灵魂,决定国家实力的方向和高度。必须特别指出,实力与语境不可分割,在不同的语境中,会凸现国家实力的不同方面。

在自然实力,进而在国家实力中,人是第一重要的。之所以重要,不仅在于人是国家实力的基础,而且从根本上说,人是国家实力的终极目的。国家实力的最终目的是人的全面发展。若是仅仅把人作为国家强大的工具,那就是本末倒置,最终必将危及国家实力。

在分析国家实力的逻辑结构时还需考虑历史的影响,那就是除了语言(如英语)之外,先强大起来的国家所提出的在国际关系中的游戏规则,或者话语权。即使提出者被后来者取代,游戏规则和话语权依然存在,约束和规范后来者,并且长期影响世界秩序。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个与现实世界相对应的虚拟世界正在兴起。一个国家在虚拟世界的“份额”与影响,也就是“虚拟实力”,成为其在现实世界实力的组成部分。笔者将另文分析。以上主要分析国家层面的实力,在一定程度上也适用于其他层次,如公司与个人的实力。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