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一之1:实力的提升历程)

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一之1:实力的提升历程)

生物界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在人类社会,国与国以各自的实力相互博弈与合作。什么是国家的实力?

如果人类超越生物界,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何为“天”?

 

在全球化中,国家以各自的资源禀赋相互耦合,营造全球产业链;随着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而后的逆全球化,各国以其全部实力相互竞争。国家实力对于一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及对其自身发展的影响越来越重要。当下,已经有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和锐实力之说,大致停留在现象层面,且有编织词藻之嫌。

本文试图在已有概念体系的基础上,由历史和逻辑探讨国家的“实力”。

在一定意义上,一部人类史,可以说就是国家实力形成、演化、提升,以及相互博弈/合作的历史。现在的国家实力,是国家长期发展的积淀;国家实力的逻辑结构,是历史的抽象和提炼。

1.实力的提升历程

人类早期的相互竞争主要延续动物世界的法则,弱肉强食在漫长的岁月同样主导人类社会。所谓“实力”,是直接来自自然界的资源人多势众,占有更多的土地、矿产等资源,山川河流,与相邻部落的地理和地缘因素(如位于地理要冲的新加坡),以及通过联姻等方式争取更多同盟等。迄今人类的绝大多数战争都可以归于争夺自然资源,无所谓正义与否,其写照就是“春秋无义战”。自然实力极其重要的一点是,存在于部落、族群中由共同起源至今的漫长历史所形成的凝聚力。通常谈论国家的“综合实力”并没有考虑这一点。

罗马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作为一个反例。随着版图扩张,“罗马公民”的外延太宽,导致后期人人都是公民,然而在实际上没有融合其他民族,反而让传统的罗马市民阶层快速消解,国民的向心力下降。

“自然实力”是国家实力的基础,在今日乃至今后将依然长期存在。其中最重要的无疑是人及其凝聚力。

“实力”中随后出现了超越动物世界的因素,那就是关于人的“三大关系”,人与自然(物)、人与他人,以及人与自身关系的认识和应用,前者是科学技术和市场经济,“人与他人”主要是天赋人权和契约关系。这些因素对“实力”产生两方面的影响,其一,社会的运行不可随心所欲,而是必须建立在规律的基础之上;其二,自然规律、经济规律与社会规律是“普适性知识”,因可以为更多人共享和代际积累而令国家的实力倍增,而动物世界与原始社会对规律的感悟是隐性知识,不可交流共享与积累。

这就是超越自然实力的知识实力,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实力的核心是规律,以及编码,因而可以交流、共享和积累。西方国家历来重视知识的地位,不仅作为行动的出发点,而且“知识即美德”,上升到伦理的高度。知识实力不仅在于提升本国的自然实力,而且在于形成在国际关系中的话语权,形成某种标准,得到他国认同,在无形之中规范了他国的发展路径,以及拉近相关国家之间的距离,进而形成盟友。知识实力决定于普适性知识在其中的权重,决定于普适性知识与本国国情结合的广度、深度与融合度。语言和文字本来是自然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旦与知识相结合就得到了升华。

实力的下一步提升是现代社会的建构。人类早期沿袭群居性动物习性,听命于族长、首领,或者自己以暴力取而代之,在此意义上,一个国家历代的皇朝兴衰,实际上只是动物世界种群首领更迭的延续。近代以降,在契约安排下,国家的权力受到限制,而个人发展的动力则得以释放,个人的创新有了较为宽松的空间。“国富”由个人利益汇集而成,国家的实力建立在个人与各种社会组织实力的基础之上。不仅藏富于民,而且“藏”富强与发展的动力于民。包括个人与社会组织在内的个体的解放、启蒙和自主发展,以及更重要的是,由彼此间的自组织而形成面向未来的凝聚力,超越血缘和共同起源的影响,成为国家实力来自底层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这就是以自然实力与知识实力为基础,而又超越之的社会实力。

“社会实力”,指一个国家在普适性知识的基础上,结合国情,充分调动自然实力的深度、广度和能力。主要在三方面:知识物化,成为社会运行的物质基础;个体之间和个体与国家之间根据契约发展起来的自组织和他组织;由个体萌发、汇集起来的创新能力和对失败的宽容,包括相应的制度安排。在国际关系中,一国的社会实力构成对他国人民的强大吸引力——移民,带着资源(投资移民),带着知识(技术移民)。“社会实力”还包括国际关系中的盟友。

在世界范围,一部分国家因发展了知识实力与社会实力脱颖而出“先富起来”,譬如英国崛起,在世界上推行“自由贸易”,乃至到“日不落”的地步,在“日不落”的背后是遵循科技、经济和社会规律。

二战期间,一方面自然实力、知识实力与社会实力在“天”的选择中依然起作用,另一方面,超越这三项,更高级的伦理实力逐步登上舞台。实际上,社会实力已经部分进入伦理的层面。二战前,德国等国拥有不俗的自然实力,在知识实力方面在当时的世界上可谓首屈一指,甚至具备部分社会实力,然而国家以极权碾压个体的自由,在社会实力上倒行逆施,在伦理上推行种族灭绝,反人类,因而不得人心。同盟国不仅在自然实力、知识实力(特别是在战争后期,如破译密码,发明雷达、计算机等)和社会实力的综合上棋高一着,而且在伦理上胜出。

伦理实力的地基是启蒙运动理念。在21世纪,伦理实力已经提升到人类命运的高度,包括共同反恐、应对气候变暖等。伦理实力让一个国家受到他国的尊重,包含了对未来的预期或信心。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际关系上,只有超越国家、民族和文明边界的伦理诉求,才可能为他国所接受而成为国家实力的组成部分。所有的宗教虽然或多或少都具有形形色色的伦理内涵,但都存在与其他宗教之间的边界,因而只能在同样的宗教信仰的范围发挥伦理实力。

伦理实力既是国家实力的组成部分,又超越国家实力。只有超越国家主体,才成为国家的软实力。如果只是某某“优先”而不顾国际准则,甚至强令他国人民顺从自己的信仰或价值观,实际上不是实力,甚至适得其反,受到他国抵制。

这就是一个国家立足于世界的“实力”:自然实力,知识实力,社会实力,以及伦理实力。实力的发展历史大致相应于人类社会由传统——自然实力,经现代——知识实力与社会实力,到后现代——伦理实力——的过程。

国家实力的演化过程,使得由国家组成的人类社会超越动物世界。然而人类社会真实发生的一切,又在实际上不时回到动物世界。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