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0-1与1-100辨析之三(上):不对称的“与”

0-1与1-100辨析之三(上):不对称的“与”

之前的数文列举了0-1与-100的几种情况,“辨析”之三是对0-1与1-100关系反思。反思之一是0-1与1-100关系的不对称。

区分两种情况。在由0-1引领的新产业链尚未构建之时,0-1对1-100的影响是有和无;1-100对0-1的影响是萌芽能否长成大树,或者大树上是否能长出茁壮的分支。“巴统”和“瓦森纳安排”即为典型。在这种情况下,0-1和潜在的1-100各自都保留选择权,双方之间的断舍离尚无切肤之痛。

在0-1之后的新产业链已经构建起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科技战就是如此。0-1对1-100的影响几乎生死攸关,关系到在新产业链基础上构建起来的社会及其运行,由此可以想起科林格里奇困境;当然反过来,0-1也将会因失去或许是重要的分支而大伤元气。双方之得失大致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0-1在经济和社会的明面上损失较小,但信用受损。科技战之惨烈,各国看在眼里,惊在心里,也记在心里。

在操作层面同样不对称。对于1-100来说,0-1往往是一家公司,一个声音,容易作出决策。1-100往往有多家公司,七嘴八舌,各有所图和所求,难以以一个话语与0-1对话,往往可以分化而一一击破。日本在追赶途中逐步趋缓便是一例。

0-1对1-100是唯一选项,是“硬”约束并具有唯一性,不可回避,没有选择,以及体现为法律和不对称的依赖关系,上游对下游拥有知识产权。1-100对0-1是“软”影响,非唯一,东方不亮西方亮。有待廓清1-100对于0-1究竟有多大话语权,以及如何行使话语权。

即使“1”扩展延伸到之后的“100”,长成参天大树,0-1貌似已经与1-100连为一体,依然存在0-1对1-100的控制与支配,譬如根服务器。对于枝叶来说,重要的是保留选择权,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由唯一地依靠一根树干,转为依靠树林。另一个重要问题是纵向与横向的技术标准,包括技术服务的标准和平台标准。一旦0-1发生根本性替代,原来与之相衔接的1-100可能被抛弃而归零。

华为受到来自0-1和1-100的双重打击,前者主要是芯片,即此文所分析的不对称打击;后者是1-100对0-1的打击,把0-1的萌芽(主要是5G)扼杀在摇篮里。华为遭受产业链双重打击令人扼腕,同时也有待各界深入研究。

此外,数码产品的产业链,如游戏、动漫、字节跳动、脸书……,以及满足高端需求层次的产业链,相对而言,产业链短,乃至难以区分0-1与1-100。互联网平台,在0-1与1-100的关系中扮演什么角色,也有待辨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