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层次之二:要素、系统与环境

层次之二:要素、系统与环境

关键词:层次 三个世界 系统 要素 环境  因果关系

“三个世界”中的层次 https://lvnaiji.blog.caixin.com/archives/259201 谈到,在空间上,低层次单一刚性封闭,属于“低维”;高层次复杂多样柔性开放,相应于“高维”。

在时间上,一是低层次稳定不变,高层次流动变化;二是在历史与未来的关系上,低层在较大程度上由在先的因素所确定,表现为必然性和一致性。高层在较大程度上受各种目标(和环境)的影响,受未来因素的影响,显示出不确定性和多样性。

可以由要素、系统与环境的关系梳理三个世界中的层次,同时也是揭示三个世界层次间关系之共同和差异。

1.

世界1的层次主要体现在量子阶梯,由核与电子、原子、分子、生物大分子、生物、群落到生态,要素与系统逐级生成的关系清晰可见。“逐级生成”,就把层次中通常意义上的空间关系转换为时间关系,要素在前,系统在后。

世界2的层次有两种情况,其一是人际关系的层次,包括政府等各种社会组织中相对清晰的上下级,以及社会中按权力、财富和知识与认知水平等区分的较为模糊的阶层。虽然社会组织中的上下级与世界1的层次有类似之处,但总体而言,人际关系与世界1的层次存在明显差异。

差异之一,在世界1,同一层次同一类的要素例如质子的性质相同,中子亦然;然而在世界2,社会中个人差异如此之大,同一个人在不同场景中可以判若两人。唯有把握人之共性:自利、有限和经纪人假设(最小作用量原理),设置负面清单。

差异之二,在所有人际关系的层次中,既存在社会功能上相互耦合的层次关系,也需要坚持一点,那就是作为要素的个人,无论处于什么层次,在人格上的平等;形形色色的“鄙视链”违背了这一原则。

差异之三,个人,也就是要素在上下层之间的流动和交流,改变着系统的性质,并且构成社会运行和向上的动力。典型之一是“小镇做题家”。19世纪美国浪漫主义诗人爱默生写道,“小鸟想要变成人,沿着一级级形态的旋梯,上升,上升,上升”。系统要做的是,为要素的流动提供公平合理的途径,以及避免内卷。

其二,个人的需求层次,目前主要是基于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虽然在需求层次的背后有生理和包括多巴胺等在内的物质基础,但这些物质彼此间显然不构成任何层次关系。换言之,个人需求的层次主要指心理和精神层面,在时间上大致构成先后实现的次序。不同个人,以及同一个人处于不同场景,对需求层次的理解会有天壤之别,甚至彼此对立,没有可比性。

世界3的层次即知识阶梯(详见一、本体论意义上的“阶梯”型知识谱系——如何均衡处理上下向因果关系,是现实世界的重大课题。自然科学对应于世界1,人文社会科学对应于世界2,其中人文科学偏重于个人层面的人性,如需求层次;社会科学偏重于社会中的人际关系。

普朗克在一个多世纪前提出,“存在着由物理学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科学的连续的链条,这是一个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难道这仅仅是臆想吗?”这不是臆想,而是已经成为世界3中,对应于空间上由基本粒子到宇宙;在时间上由137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到人类,在宏大久远时空中的知识体系。

2.

要素对于系统影响是上向因果关系,即要素的性质及其组合形成系统,并从一个方面解释了系统的功能及其由来。譬如在世界1,核酸与蛋白质及其关系形成某种特定的病毒,在世界2,不一样的国民的基础上形成相应的国家体制。从时间上来看,上向因果关系就是起源、历史对现在和未来的影响,在另外的语境下被称之为路径依赖或锁定。

在世界3,弗里德曼表示,物理学的原理在每个国家都适用;经济学的基本原则在每个国家也适用,最根本的一条是经济繁荣与私有产权的关系,譬如花自己的钱比花别人的钱更谨慎。在更大的范围,是自然科学对人文社会科学的全面渗透。

背离上向因果关系会走向空中楼阁,甚至导致灾难。

系统对于要素的影响是下向因果关系。系统的功能不能“还原”为要素及其性质,由氢和氧的性质推不出水的三态和无色透明,郎才女貌未必婚姻美满,将伦理道德归咎于多巴胺之类是典型的还原论;相反,系统会对要素及其性质进行选择和限定,以实现系统的功能。从时间上来看,下向因果关系是未来的目标对历史的取舍和改造。在世界2,关键之一是以负面清单堵住人向恶的倾向。

在世界3同样存在下向因果关系。低层次学科不能代替高层次学科,后者不能还原为前者,否则便会滑向自然科学中的大物理学主义,人文社会科学中的“经济学帝国主义”,在更大的范围是“唯科学主义”。自然科学、古典经济学与价值无涉,必须接受善的引导,伦理学等赋有重任。自亚当·斯密之后,包括制度经济学和博弈论等在内经济学的发展就表明了这一点。

必须看到,在世界2,上下向因果关系之复杂远超过世界1,关键之一是因果关系的作用对象不同。

国家之间为利益或意识形态的争端,系统与要素的诉求和受到的影响不一样。系统层面从大局出发考虑问题并做出决策,要素或主动或被动响应,这是下向因果关系。不过对于在对抗中之利与弊,例如油价和通货膨胀,上层和下层的感受有所不同。下层也可以通过舆情和选举对上层施加影响,这是上向因果关系。上层的决策,往往影响到下层需求的低层。

究竟是国民素质决定体制,还是体制决定国民素质,为此往往争论不休。这里就是上下向因果关系,以及这两种因果关系在不同环境下的权重。由于系统决策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集中,以及要素决策在时空上的分散,或各持己见难以形成共识,或乌合之众随波逐流,因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体制对于国民素质具有决定性作用。

关键之二在于,世界1的上下向因果关系是在先的客观规律,而世界2的上下向因果关系虽有客观的一面,但在实际情况下,因历史沿革、场景各异而千差万别。

要素、系统与环境,环境可以理解为由众多系统和独立要素构成的松散的“系统”。譬如生态,可以说是系统,而对于某个特定系统来说,就是环境。

世界3还有一类知识,在空间上涵盖所有层次,那就是以系统论等为代表的综合性学科,以及在时间上覆盖自奇点至今的演化过程,那就是以耗散结构理论为代表的复杂性科学。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