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一、本体论意义上的“阶梯”型知识谱系——如何均衡处理上下向因果关系,是现实世界的重大课题

一、本体论意义上的“阶梯”型知识谱系——如何均衡处理上下向因果关系,是现实世界的重大课题

量子阶梯一词为人所熟知,相应地,世界3中研究自然界的各门自然科学,也形成知识的系列,“数理化天地生”已成为日常用语,其中的数学、天文与地质学等后文还要述及。下图中,物理、化学和生物学(生命科学)之间的阶梯关系大致对应了量子阶梯。图中的三个问号是当代科学前沿:宇宙起源,生命起源和意识起源。

 

图一 量子阶梯与各门自然科学

随着自然界演化到人类,世界1孕育诞生了世界2。人类是自然界异化的产物,既存在类似的阶梯,也有所不同,那就是马斯洛由生理到心理的需求层次。人类在马斯洛需求层次上步步提升,由满足生存需求到满足精神需求和自我实现。与此同时,也构建了与需求层次相对应的各门人文社会科学。

 

图二 马斯洛需求层次与各门人文社会科学

在图一中还没有天文学和地质学的位置,人文社会科学也有待区分“人文”与“社会”两部分。世界1和世界2,由自然界的量子阶梯到人类的需求层次,都可以分为两列:舞台与演员(图3左);相应地,知识也可以区分为两列:分别相应于“舞台”系列的学科和“演员”系列的学科(图3右)。

 

图三 舞台、演员与相应学科

在图右“自然史”的上方,先是“演员”构成的量子阶梯,在其上方是研究量子阶梯的学科。在“自然史”的下方,是相应于量子阶梯的“舞台”阶梯;在其下方是研究舞台阶梯的学科。化学跟地质学的关系,要比原来所理解的如“数理化天地生”中的化学与地质学的关系要密切的多,深刻的多。生命科学和生态学,也必须放在一起研究。通常说的人文社会科学,相对而言,人文科学研究个体,社会科学研究个体和个体之间的关系,管理科学则兼及舞台与演员。

将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结合起来,就是通常说的“真善美”,真善美三者构成了层次。真,基本上对应于自然科学,以及为各方所认可的部分低层人文社会科学;善和美,主要对应于高层人文社会科学。

由宇宙大爆炸及今乃至未来,从无机到有机,由生理而心理,由物质到精神;世界3中相应的知识谱系在时间(演化)和空间上(广义)上历经世界1到世界2的演化。在本体论视野下,知识谱系,既是空间上由低到高的展开,也是时间上的生成过程。

普朗克在一个多世纪前提出,“存在着由物理学到化学,通过生物学和人类学到社会科学的连续的链条,这是一个任何一处都不能被打断的链条。难道这仅仅是臆想吗?”这不是臆想,已经成为世界3中,由下而上,对应于由137亿年前的宇宙大爆炸滚滚而来,在时空中的宏大久远之存在,本体论阶梯型知识谱系(后文简称为“本体论知识谱系”)。

2.不同阶梯间的关系

阶梯间的关系涉及谱系之“疏密”,以及互涉(越界)和规训。

(1)低层与高层知识之比较

相对而言,位于低层的知识清晰编码,具有相对严格的边界,排除特定对象、场景的影响和人类社会的干扰,具有可重复性和对于高层知识的普遍性;如自然科学中关于基本物理运动的力学、热学和电磁学,之于天文学、地质学、化学和生物学;人文社会科学中的经济学、人类学和社会学,之于伦理学、宗教学和美学。位于高层的知识,难以清晰编码,边界模糊,因特定主体、对象和场景而异,易于受到人类社会的各种影响,难以重复,普遍性差,如自然科学中的生物学,人文社会科学中的伦理学和宗教学等,故而在图二中以虚线标出。心理学一身二用,位于自然科学阶梯的高层,人文社会科学阶梯的低层。

边界的模糊也体现在不同层次间的叠加,甚至在某些场合的倒置。在自然科学,生命科学不仅是生物学,而且包含物理学和化学,甚至还有天文学和地质学。不少高校都设有Bio+,生物学再加上本校特色的相关学科。在人文社会科学,除了作为基础的经济学、社会学等,相应于高层需求的学科如政治学、管理学和伦理学等实际上难分阶梯上的高低。

有必要指出,知识谱系之连续,不等于知识之间没有边界,实际上,在阶梯的某些部位,在某些学科之间存在明显的边界,在连续的谱系上存在相对的断裂。如在物理、化学和生命科学之间,生命科学与脑科学之间,以及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之间,其根本原因在于世界1和世界2本身的突变:由无生命到生命,由生命到意识,由意识到人。特别是最后一步,迈得如此之大,马克思称之为“异化”,波普尔区分出世界1和世界2。这些断裂自然会反映到世界3,反映到知识谱系上来。这种“断裂”源于本体论上低层知识对高层知识的某种封闭性。例如,生命科学通常无需顾及以夸克及以下层次为研究对象的物理学科。

(2)低层与高层知识之间的互涉和规训。

美国心理学家坎贝尔最早提出上向因果关系和下向因果关系,现在也已成为自然哲学中的重要范畴,主要论述阶梯上不同层次间的关系。在跨层级的实体之间、过程之间,存在上向因果关系和下向因果关系。

世界1的上向和下向因果关系为学界所熟知。在世界2,马斯洛的需求层次所展现的由物质需求到精神需求过渡的各个层次,体现了相似的上下因果关系。

从底层芸芸众生的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粮价、油价、菜价,到顶层精英的价值追求,既不可分离,又存在可能导致断裂的巨大张力。这种张力无处无时不在,例如俄乌战争中的各当事国,以及对待疫情的处置方式。

世界1和世界2的上下向因果关系,是世界3上下向因果关系的本体论根据。前述普朗克的“链条”,正是知识阶梯上向因果关系的体现。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与生存需求相关的经济学向其他学科的渗透也是基于上向因果关系。米尔顿·弗里德曼表示,物理学的原理在每个国家都适用;经济学的基本原则在每个国家也适用,最根本的一条是经济繁荣与私有产权的关系,譬如花自己的钱比花别人的钱更谨慎。在更大的范围,是自然科学对人文社会科学的全面渗透。这就是世界3的上向因果关系。

在世界3同样存在下向因果关系。低层次学科不能代替高层次学科,后者不能还原为前者,否则便会滑向自然科学中的大物理学主义,人文社会科学中的“经济学帝国主义”,在更大的范围是“唯科学主义”。自然科学、古典经济学与价值无涉,必须接受善的引导,伦理学等赋有重任。自亚当·斯密之后,包括制度经济学和博弈论等在内经济学的发展就表明了这一点。

位于高层的学科对低层学科进行选择和引导,以防止自身的还原或被低层学科的代替倾向,这一过程本身就是高层学科的建设和完善过程。从更大范围来看,科学与文化,或者斯诺提出的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二者实际上并不是并列的“两种文化”,而是分别处于较低和较高层次。前者是后者的出发点和基础,后者对前者进行批判和引导,与此同时建设与完善自身。

世界3的上下向因果关系,类似于计算机由物理层-操作系统-应用软件……到嵌入式软件的7层彼此间的关系:低层服务于高层,是高层的基础,高层使低层的价值得以显现。

整体而言,在阶梯谱系中,越处于低层,越强调上向因果关系,如大物理学主义和经济学帝国主义;越位于高层,下向因果关系更为强烈,乃至“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世界3阶梯谱系之高层,实际上与世界2不可分割。

亚里士多德说过:自然和人类的技艺一样,是为了一个“未来的、然而在存在的次序上却是在先的善所吸引的有目的的存在”,深刻说明了自然界“一半”的真理:下向因果关系,未来引导。模仿此言可以得出另一半的真理:自然与一切存在物一样,是出于一个已有的、但是在存在的次序上却是在后的源泉(也就是第一因)所导致的有原因的存在。这是上向因果关系。

知识谱系的一端可能只有上向因果关系,另一端只有下向因果关系,两端之间的任何一处(某种程度上,任何事物)都处于上向与下向因果关系之中。

阶梯型谱系的关键点是,在阶梯上由低到高的疏密,以及上下向因果关系。

3.回到世界2的阶梯

研究世界3的阶梯,最终要回到世界2和世界1,关注现实世界和生活中的阶梯。世界3只是世界1和世界2在符号世界的映射,如同一座活生生、充满生活气息的城市在平滑如镜的湖面上的倒影,宁静而失真,且失去很多善恶美丑的细节。

在真实生活中,高层往往由少数精英掌控,低层是大多数,大体上就是二八之分。具体的运行视“二”与“八”的权重而定。在“二”的权重大于或远大于“八”的情况下,下向因果关系大于上向因果关系,层层向上负责,往往牺牲“八”中个体的利益。当精英本身观点不一时,情况会更加复杂。

如何均衡处理上下向因果关系,是现实世界的重大课题。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