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知识谱系的若干维度

知识谱系的若干维度

    当下,世界级的大事无疑是俄乌战争和新冠疫情,围绕着这两件大事,世界各国,从芸芸众生到各类精英,充满着尖锐乃至对立的争议,隐隐然构成形形色色的阶梯,由物质到精神,由马斯洛需求层次低层到高层,既处处连续,又充满张力,随时随处可能发生断裂。

    对应于现实中的阶梯,就有由不同门类知识构成的知识“谱系”,从经济学到伦理学,从社会学到价值观。这里说的只是知识谱系中的一类,“本体论”知识谱系;还有认识论知识谱系等。知识谱系有助于理解并处理现实中的阶梯。


 

摘  要:本文讨论知识谱系,着重于对知识本身的研究,以区分于服务于个人和机构并相对熟知的知识地图和知识图谱。知识的谱系大体上可以区分为以下维度:本体论意义上的“阶梯”型谱系;认识论意义上的“山”型谱系;普适性知识与地方性知识,特别是与“归属”地方性知识的谱系。上述维度中还包含时间尺度。各类知识谱系中必然涉及学科互涉,以及学科之间的相互规训等。提出并研究知识谱系,有助于知识的有序化和知识论的深入,同时也为辨识各种知识在知识论中的地位提供参照系。

关键词:知识谱系;世界3;普适性知识;地方性知识;中医

原文刊于《科学技术哲学》2021,5,1-8。此处有改动。

 

目前的知识地图和知识图谱主要是为了满足对于知识的学习和应用,相关的研究也比较成熟,在百度上均有条目介绍。近日有研究提出“知识谱系”、,大致可以认为是对知识本身的研究,相对于研究较为成熟的知识地图和知识图谱而言尚不清晰。本文讨论知识谱系,旨在对知识本身的研究,在于梳理“知识谱系”的内涵与外延。

“谱系”概念主要用于人类学等领域,扩展开来,指一连串连续的关系。福柯的“谱系学”意在突破近现代割裂、孤立和固化的研究思路,建立起概念之间的联系和过程。

美国第一任副总统和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曾说,“我必须学习政治和战争,我的儿子才能获得学习数学和哲学的自由。我的儿子应该学习数学和哲学、地理、自然史、海军建筑、航海、商业和农业,以便给他们的孩子学习绘画、诗歌、音乐、建筑、雕塑、挂毯和瓷器的权利”。这番话道出了知识的层次与次序(知识的序列——从亚当斯的一封信说起),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知识的谱系。

本文中的知识谱系可以区分为以下维度:

其一,本体论意义上的“阶梯”型谱系,包括由物理学到生命科学、生态学,由自然科学到人文社会科学,以及真善美;大致对应于人的三大关系,人与自然(物)、人际关系和人己关系。

其二,认识论意义上的“山”型谱系,围绕马克思的“抽象规定”展开,分别是“第一条道路”和“第二条道路”,以及关系到知识的“阶”。

其三,普适性知识与地方性知识的谱系,与上述本体论叠加认识论视角有关,又有所不同。本文主要讨论这三类知识谱系。此外还有由知到行的谱系,以及编码知识与隐性知识的谱系(四、编码知识与隐性知识的象限;处理好个人认知隐性知识与地方性认知隐性知识的关系,关乎群体的存在与发展;论编码知识与隐性知识(2);论编码知识和隐性知识 )等。

上述维度中还包含从时间尺度理解知识谱系,例如知识由混沌到分化,再到综合,以及知识的发育等。在各类知识谱系中必然涉及学科互涉,以及学科之间的相互规训等。全文将分四次上传,敬请期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