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历史的钟摆3——游戏方结束,反思刚开始

历史的钟摆3——游戏方结束,反思刚开始

笔者曾经上传了历史的钟摆——2020美国大选(1历史的钟摆2——走出分岔点“了吗?”

美国,乃至更多人和国家关注的大选已经揭晓。由2016年特朗普当选而启动的钟摆,随着宣布特朗普落选而回摆。

游戏方结束,反思刚开始。反思可以有多个层次。

1.

在浅层,4年功过已有太多评说,此处仅看特朗普在此次选举后的所作所为。

特朗普4年前当选,可能他自己也感意外,之后当政兑现许诺,说话算话大刀阔斧。作为“政治素人”,初次体会到权力,特别是天下最大权力的威力。在某种程度上正因为此,特朗普或许完全没有意识到在位会只有一个任期,对于落选没有思想准备,拒不认输。

笔者在与网友杜先生的聊天中设想,如果特朗普在选举后的A时刻即认输,并向继任者交代“后事”,将可能是堪比总统山的总统,青史留名;如果他在B时刻接受结果,能给世界留下一笔厚重的遗产;如果他在C时退,依然不失为一位合格的美国总统。现在已是D时,为时已晚。他的性格特征,有人说是“巨婴”,玷污了他的遗产,拖累了历史钟摆的幅度。见好就收难,见败就收亦难,或更难。难怪识时务者为俊杰。

2.

虽然如此,特朗普短短4年的影响仍将超过历史上许许多多的4年,不会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中。深层的问题可以归为两类。

其一,国家主权回归。对内,走向世界的资本与精英(科技、金融)与留在国内的普通工薪阶层的关系,政府的权力如何处理好资本与社会,以及社会中各阶层的关系,进而整肃例如华盛顿沼泽。

对外,全球化之初,公司主导,然而国家终将参与。全球化与国家主权之间存在越来越大的张力。在全球产业链上的依赖关系竟然可以“武器化”,以及接二连三的违约和退群,规则、信用与信任,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内外相交,国家面临的选项不是单纯的政治或经济,而是一串难以分割的“套餐”,包含了个人经济利益、资本的利润、知识产权,一直到国家安全和价值观。选择的难度远超过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疫情尚未结束,体制之争如影随形介乎其中。人类今后还将面对这样那样的危机。各国之间如何协同一致应对未来的危机,是摆在人类面前的重大课题。

民族国家与全球化,二者之间的张力,会是今后左右世界与各国走向的一条主线。

其二,后现代之宽容与现代性之坚守。少数族裔,是否可以,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享有特权,是程序公正还是结果公正;难民、移民,是否可以长驱直入登堂入室?少数族裔和难民移民,是否可以不接受最大公约数,就享有后现代的宽容,任意而为?还有诸如同性恋与堕胎等。

在主流一方,没有对于现代性的坚守而奢谈后现代之宽容,必然走向荒诞;在少数族裔等一方,如果不接受现代性,就不可要求同样的权利,更遑论更大的权利。现代性,是各色人等相处的最大公约数。

美国,还是不是美国?如果拜登只是站在民主党和他的选民一边,答案存疑;如果当选总统最大限度接受特朗普的遗产,美国将比现在更好。

3.

目前的反思多集中于意识形态和体制层面,前者如强调保守主义和宗教等影响,后者如“华盛顿沼泽”。形形色色的阴谋论几近于自我安慰。

在钟摆的背后,在更深层次,有两个穿越时空和所有壁垒的主线:科技与人性。

每次科技革命都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社会。然而发人深省的是,这种改变引起的冲突,最终往往通过战争,乃至世界大战的途径才得以化解。在这次胶着的选情中,在资本、精英与平民冲突,以及国家之间冲突的背后,同样可见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及科技+金融的身影。

套用一句俗话:生产力无国界,生产关系有国界。

科技与人性的冲突,这才是历史钟摆背后的根本原因。

谁顺应科技大潮,谁顺应和提升人性,谁就将在历史的钟摆中脱颖而出,引领潮流。如果不能化解科技与人性的冲突,那么矛盾还会在这里或那里,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一再爆发,并愈演愈烈。

在更宏大的时空背景下,历史的钟摆正在远离平衡态。奇点人在敲门。留给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