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历史的钟摆2——走出分岔点“了吗?”

历史的钟摆2——走出分岔点“了吗?”

2016年,特朗普意外当选。随后学界、政界和经济界有大量研究讨论偶然性中的必然性。话音未落,孰料短短4年后特朗普便已落马。

笔者日前刚上载“历史上的钟摆1 http://lvnaiji.blog.caixin.com/archives/236906 ”。特朗普4年执政,算得上是“钟摆”吗?如果是,这次拜登上台,岂非又摆回去了?4年周期,未免太短。

如果不是,怎么理解特朗普4年前横空出世;2020,即使病毒来袭,依然有如此多的拥趸,缠斗到最后一刻?

或者说,是偶发的疫情,终结了偶发的特朗普现象,负负得正?

即使如此,如何看待特朗普这短短的4年?其影响或重要性将超过历史上许许多多的4年,还是不久便淹没于历史的尘埃中?

 

4年时间不会归零。国家主权回归。其一,对内。人们会想起,全球化中,走向世界的资本与精英与留在国内的普通工薪阶层的关系,政府的权力如何处理好资本与社会的关系。其二,对外。全球化之初,公司主导,然而国家终将参与。特朗普身体力行,形成全球化与国家主权之间的张力。

内外相交,国家面临的选项是一连串长长的菜单,由个人经济利益、资本的利润,一直到国家安全和价值观。选择的难度远超过爱江山还是爱美人。

4年时间不会归零。少数族裔,是否可以,以及在多大程度上享有特权,是程序公正还是结果公正;难民、移民,是否可以长驱直入登堂入室?少数族裔和难民移民,是否可以不接受最大公约数,就享有后现代的宽容,任意而为?

4年时间不会归零。在这期间,人们见证了违约和退群,见证了产业链和供需耦合关系随时随处可能的断裂。这不是演习,而是实战。依赖关系“武器化”。如何保证此类事件今后不再发生?规则、信用与信任,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问题是,否则呢?

4年时间不会归零。在这4年的最后一年,爆发了人类史上百年未遇的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偶发(如果说是偶然的话)的特朗普现象与偶发的疫情叠加,使得人类社会未能一致行动应对疫情。疫情尚未结束,人类今后也将面对这样那样的危机。如何协同一致应对未来的危机,是摆在人类面前的重大课题。

 

只要这些重大事项未在相当程度上得到解决,历史的钟摆便没有回摆。特朗普现象实际上只是更大钟摆的一部分。未定之钟摆意味着不确定,亦即处于分岔点(普里戈金耗散结构理论)附近2008年金融危机,人类社会即陷入分岔点。英国脱欧,16年特朗普当选至今,可以理解为试图在分岔点泥潭中寻找出路而未果。

拜登当选,是走出分岔,抑或只是因惯性回归力而回到原处?更多可能是,适当沿袭某些政策,如妥善安排工薪阶层,以及改变特朗普的商人气息和安抚盟国等等。不过总体而言,是处于分岔点中的微调。

美国,乃至世界,依然面临如何走出分岔点和往何处去。

奇点人在敲门(http://lvnaiji.blog.caixin.com/archives/236906)。分岔点有窗口期。留给人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