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美国民族”和“熔炉”

“美国民族”和“熔炉”

民族,深深植根于历史,源于血缘关系,拥有同一个图腾。譬如“血浓于水”,黄皮肤黑头发,龙的传人,云云。

美国一开始就是移民国家,其“人民”的主体不是“原住民”(参见另类三个世界),而是几乎全都来自欧洲,主要是英国。美国虽在独立战争中与英国分开,但与英国依然有包括血缘在内千丝万缕的联系。随后,不仅是欧洲,世界各国也加入向美国移民的行列。美国立国的制度成功地吸引世界各地人们的心,自由女神在长岛欢迎长途跋涉的移民。

美国没有自己的“民族”,美国成为民族的熔炉。这是美国的自豪,是美国不同于世界任何国家之处。

然而,数百年来,如今熔炉恐难维系。熔炉不是什么都能融,什么都融得了。不仅融不了新移民,而且也难融长期生活在美国的少数族裔。

熔炉之所以奏效,取决于以下因素:

首先,就炉子本身而言,炉温是否足够高,炉膛是否足够大,炉子本身是否紧固。

建国数百年来,美国本身经历了深刻变化。在根本上说在于三点。

其一,初,建国方略的出发点与落脚点都是人,资本从属于人;如今,资本在国家事务中的权重越来越大。一个典型事例是,2010122日,美国最高法院取消了美国企业的政治献金限制。没有摆正人的地位,资本将弃人而去。如果说产业资本与人尚有沟通和联系,那么金融资本就是一骑绝尘,乃至反过来碾压人性。

其二,建国之初,作为出发点与落脚点的人,是去国“归零”后来到美国,是人在“有社会之前”,“自然状态”下的人(参见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之二 美国的实力)。如今,美国已经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自然状态”,在全球化与科技的高速发展中,科技精英、金融精英与平民渐行渐远。

上述两点关系到“炉体”是否牢固。

其三,建国之初衷,新教伦理、启蒙运动理念和现代性何等明确而坚定;数百年来,距现代性渐行渐远,后现代“政治正确”甚嚣尘上。没有现代性作为地基,后现代将走向歧路。这一点关系到“炉温”是否足够高。

如今,熔炉之“炉体”正在瓦解,昔日之炉温已经不再。

其次,被融之物的质与量。

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十分清醒:“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有移民声称,在美国只是“生活”,而“工作”的内容则是反美。

 

自古至今,人类修筑了多少墙,或如长城抵御外敌,或以色列为保护自身的高墙,或如柏林墙隔绝东西方世界,或在网上设防火墙杜绝意识形态渗透。如今,长城已成旅游景点,柏林墙已经拆除,全世界为之欢呼;然而世人或将在不久后目睹美墨边境不低于5.5米的高墙,目睹“美国民族”呱呱坠地。

有人称之为“白人民族主义”。向企业施压和退出TPP,实质是争取就业市场和关税自主,属于典型的经济民族主义,即重商主义政策;而反非法移民、限制合法移民、紧缩难民政策,则属于政治民族主义。眼下,与其说白人民族主义来自于种族优越感,还不如说是来自种族危机感。

美国民族是“谁”?在未来四分之一个世纪内,白人人口将会降至美国人口一半以下,使美国成为一个少数族裔占人口多数的国家。民调显示,如果美国的西语裔人士可以选择,约有一半会将自己定义为白人。以往的少数族裔,如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当年共和党人不把他们看作美国人。如今,意大利裔与爱尔兰裔美国人属于特朗普最忠实的支持者群体。

美国,它的制度导致它的强大,它的强大导致它的扩张,它的扩张又反过来朽坏了它的制度。https://mp.weixin.qq.com/s/mgs5Nbp78Fhse2Tg-ZizQw

 

如果熔炉不再,是否伴随着“美国民族”降生……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