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950年代早期,美国原子能委员会中,极重要的顾问委员会的主席奥本海默,试图劝说费米在任期满后继续留在顾问委员会中。虽奥本海默一再坚持。费米说道:“你知道我不相信我自己在这些政治问题方面的见解总是正确的。”作为物理学家,他能判断自己的工作对与错,但是对于这类人类复杂性的事务,他就感觉没把握,不知道自己投出的一票是对是错,而一旦有这个感觉,他就觉得自己应该退出。

在不能确认是否担得起责任时选择退出,这就是物理学家费米的责任担当。

 

这一事例涉及到三个根本性的问题。

其一,责任与权力的关系。当拥有权力,能否承担相应的责任。此处又可以区分为两类情况,一种情况是如费米,内心之使然而决定退出。不过,不是所有人都具备此等自我修为,在大多数情况下会赖在位置上不走,享有权力,而又不承担责任。在后者的情况下,就需要设置外在的机制来修正权力与责任的失衡。

其二,应用场景。隔行如隔山。当科学家介入到科学之外的领域,不再是为科学而科学,科学家就需要具备相应的知识,这就是权力、责任与知识的关系。行使权力,承担责任,必须拥有相应的知识和应用这些知识的能力。知识是基础,权力是手段,责任是自我的约束。

其三,费米的退出并非唯一解,这就是——选择的语境和选择的自由。

留在顾问委员会的奥本海默,对氢弹更为巨大的威力产生了很大的顾虑,因此希望能够在顾问委员会发挥影响,站在人性与人类的立场上,暂缓氢弹的研发。

然而在当时的语境下,虽然没有依据,原子能委员会依然以四比一的票数宣判他有罪,并开除了他的公职。美国的原子弹之父,变成了“苏联间谍”。

直到1961年,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后开始着手帮助他恢复名誉,1963年奥本海默被原子能委员会授予“费米奖”,肯尼迪总统决定亲自为他颁发这一奖项,就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天下午,肯尼迪被暗杀,最终由约翰逊总统为他颁发了这一奖项。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