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

政府权力过大,越俎代庖,干预、替代市场和资本,垄断资源如土地和能源,市场被扭曲,失去配置资源的功能。资本或者失去对于生产力要素的选择权,或者投靠权力,权钱合一,共同盘剥社会与个人。

政府的公权力全面侵犯个人的私权,也就剥夺个人的选择权,导致专制型与盲从型人格,表现为官本位和公务员热,或者退而蜗居于“小时代”成为佛系屌丝躺平,社会失去活力而停滞。

反过来,若是政府权力太小,也无力处置市场和资本与个人和社会之间的关系。福山曾经在他的著名的《历史的终结》中认为,西方民主会取代和终结所有其他的“专制”政体,成为统治世界的唯一政体,历史终结于西方民主。

然而通过近年来对后进国家发展等事例的思考和对西方民主的深入反思,福山意识到一个强大政府对于三足鼎立必不可少。美国的“制衡效率太高”,导致联邦政府的施政能力低下。它在某种程度上能防止“坏皇帝”,也可能会束缚“好皇帝”,使他做不成好事,已经从原先的精英民主走向庸俗民主。在野党为了能上台执政,攻击政府的每一项政策,让国事停摆、经济空转;甚至造成社会分裂与人民对立。

2.

市场和资本的势力过大,会排斥、逃避政府和社会的监管,唯利是图,不择手段,破坏生态,盘剥民众,走向垄断,泯灭向上的动力,推高基尼指数,造成两极分化,以及腐蚀政府和社会,把权力和人间一切或美好或丑陋之事物折合成货币,标价出售。资本的每一个毛孔都滴着鲜血,唯独不是“道德的血液”。“任何能够想象出来的人类行为方式,只要在经济上成为可能,就成为道德上可允许的,成为‘有价值的’,只要付钱,任何事情都行得通”,甚至包括在价值判断上互相对立的事物,造成价值观的模糊与混乱。资本的所作所为不仅在道德层面,而且会诉诸暴力。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揭示,资本收入增长总体上高于经济增长,金融危机更是凸现了资本大到不能死的事实。任由“看不见的手”一意孤行会堕入危机之中。

反过来,原社会主义阵营已经见证了摒弃资本与市场的后果。

3.

社会过强,其一表现为争权利而无视责任,其结果是加大企业成本,增加公共财政的负担和政府债务(如欧猪四国)。其二,指形形色色的社会运动频发,陷入彼此间的纷争之中,各方以道德高位自居,非要自己赢了才算数,难以凝聚到一个方向,任意破坏法律,以民主名义走向政治激进化,实际上是反民主;致使政府和资本难有作为(如南美、泰国)。

反之,社会与个人的羸弱会扭曲政府的运行。如果老百姓“太好了”云云,于是政府和资本得以过度膨胀,资本的增值最终亦将成为泡影。正因为社会的弱势,需要政府和资本予以精心呵护和培育,尤其是培育NGO和作为社会之中坚的中产阶层。

4.

资本具有无限增值和扩张的欲望,组成社会的个人力图沿需求层次提升;政府则希望政权稳定,国家强大,在世界上拥有更多话语权。

政府、资本与社会,各自作为实体发挥其功能,由合作与博弈汇集起来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在功能上的耦合与否,又反过来规范和改变政府、资本与社会各方的权重及其行为,三方之间处于长期的磨合之中。在政府调控下,社会和谐向上与经济稳定发展,在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是现实,而是作为一种理想来衡量和引导现实。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