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逆全球化辨析——复杂性科学的视野

逆全球化辨析——复杂性科学的视野

当前,逆全球化不容忽视,学术界从不同层面讨论逆全球化。本文试图由复杂性科学的视角审视逆全球化。复杂性科学涉及面广且深,在横向主要应用其中的“功能耦合”与“熵”,考察功能耦合的主体及相关的“国家主义” ;在纵向贯彻复杂性科学的核心思想:演化,具体涉及到“分岔图”,考察逆全球化的来龙去脉,回溯之前的全球化如何滋生逆全球化。最后探讨全球化未来走向。
一、复杂性科学视野下的全球化
全球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自中国原初的“一带一路”,哥伦布航海,至19世纪,货物贸易遍及世界。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占世界贸易约1/3的原社会主义阵营转向市场经济,全球化成为当今世界的一大潮流,其高潮是中国入世及之后的数年。货物贸易也发展到服务贸易。然而随后便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事态的发展表明,金融危机只是更大事件,也就是“逆全球化”的导火索(笔者将另文探讨疫情的影响)。逆全球化发生在今日,其根源深埋在之前,在全球化的盛期即可见逆全球化的蛛丝马迹。厘清逆全球化之由来和事实与逻辑上的依据,方可能揭示逆全球化的本质。
1.功能耦合与熵减
功能耦合指在一个系统中,一个子系统的输出是其他子系统的输入,而其他子系统的输出正是该子系统的输入,各子系统经由功能耦合而成为系统整体。然而,任何系统都不可能把所有子系统的所有功能百分之百偶合起来,功能耦合还会异化。系统内部的功能耦合不足以维系自身的稳定和发展,需要吸收来自环境的输入并产生系统对外的输出。
2008年前的全球化主要是经济全球化,包括市场全球化、要素全球化和生产经营全球化。从某种意义上来理解,全球化就是生产力要素在全球范围的重新配置。这些因素间的博弈关系致使资本、人力资本等要素的流动和聚散。
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苏东瓦解和中国转向市场经济,形成以金融与IT为核心的美国,以制造业为主的其余西方国家 和日本,中国发挥廉价劳动力优势提供低端产品,以及资源国家如中东、澳大利亚、巴西等“三个世界”,共同构成全球产业链。世界各国依托各自的资源禀赋,发挥比较优势,彼此功能耦合,以彼所长补己之短,各自在全球产业链上占有一席之地,在世界范围走向有序。
经济上处于不同发展阶段、政治上具有不同体制,以及持有不同价值观的国家,在如此逼仄的时空区间内,在全球产业链的运行下,走到一起来了,无论为了各自的目的主动参与,还是被裹挟。
图一  金融危机前各国之间功能耦合形成全球产业链(示意图)
在由全球产业链联系起来的各国之间的功能耦合中,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国民享用了廉价商品,压低了通胀,在输出高排放产业之时,换来了蓝天白云。服务贸易换来大量顺差。凭借金融创新和美元强势,金融精英不论输赢包赚不赔,凭借微笑曲线,科技精英同样赚得盆满钵满,同时还吸引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的精英。与此同时,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则获得了发展所必须的资本、就业机会、先进技术和管理知识,以及由货物贸易的顺差获得了珍贵的外汇储备。中国制造正好与美国金融界、科技界和商业界形成利益互补,构成了全球金融资本的大循环 。
更重要的是,世界由冷战期间的恐怖下的和平走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的和平,因而是相对可靠稳定的和平。这就是耦合和有序带来的红利。
然而,系统内部的功能耦合和外部的功能耦合之间在方向、程度和细节上并不匹配,有疏漏之处和负面效应。系统与环境之间的功能耦合,在不同深度和广度上对系统内部的功能耦合产生或大或小、持续或短暂的影响。随着全球化的推进,外部功能耦合对内部功能耦合的影响,以及由此对系统的存在和演化的影响越来越重要。不能耦合的部分因此而积淀下来,矛盾与摩擦正在积累。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蓝领面临降薪裁员,延长工作时间和退休年龄,降低社会福利。中国购买美国国债延长美国金融产业链,美国中低端产业外迁至中国等发展中国家,致使美国出现产业空心化。金融界和科技精英与一般工薪阶层的矛盾加剧,占领华尔街就是明证。握有选票的普罗大众对当政者的不满在积累。美国正在成为为 1% 的富人而存在和被其操纵的国家。2011 年占领华尔街运动打出的一幅标语是“we are the 99%”。这种不满,把川普送上总统的宝座,并在川普下台之际达到高潮。
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在接受发达国家中低端高排放产业甚至洋垃圾之时,也付出了资源、环境和“开胸验肺”的代价。在招商引资的旗帜下,资本一时风光无限,而社会一侧处于弱势。资本与社会之间冲突导致的群体性事件频发,权力往往站在资本一方。市民责问,明明在与开发商说理,为何一些官员挡在前面。维稳,就是处理资本与社会的关系。
再者,功能耦合的各方并不具有同等的权重。跨国企业控制价值链上游和全球市场,其他国家不加入全球产业链,将被排除在全球化之外,陷入孤立和封闭;而一旦加入全球产业链,跨国企业通过母国的政治力量和对知识产权的控制,加上科技本身发展的成本和规律,该国及其产业将被“锚定” 在特定产业领域,成为全球价值链的组成部分而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生产体系中。对于中国来说,就是被锁定在低端产品,微笑曲线的低端,以及消耗自身的资源和生态。
在这样的功能耦合中,拥有知识产权和资本的跨国公司拥有选择权,可以在世界各地选择可以投资办厂的国家与地点和下订单的供应商,另一方则是招商引资,渴望被选择,并且接受在环保和监管等方面有利于跨国公司的苛刻条件。
一旦风吹草动,拥有知识产权的跨国公司轻而易举撤离和撤资,给合作方留下废弃的厂房与流水线,以及失业人员。功能失去耦合对象,公司遭遇灭顶之灾,国家也承受巨大压力。原先的耦合越深越广越久,去耦合的损伤也越深越广越久。
这也提示,在功能耦合中,知识产权和资本等轻资产和流动性强的生产要素具有进退自如的优势,而土地、厂房、流水线等重资产一旦被“锚定”就沉淀下来,难以全身而退。
欧盟各国也是各有各的难处,罢工浪潮此起彼伏,债务危机四处潜伏。
这些矛盾和摩擦因得不到化解而日复一日积淀下来,在全球化盛行之时无足轻重,积淀到一定程度便会如奥吉亚斯牛圈的垃圾,干扰影响全球产业链的运行,乃至迫使系统发生局部或根本的改变,次贷危机只是导火索。世界范围的功能耦合正在走向尽头。逆全球化的根源深埋于全球化如日中天之时。
2.熵增
熵,是热力学的重要概念,在复杂性科学看来是“一种新的世界观”。系统的存在与发展取决于吸收负熵以克服自身熵增,关系到在世界或更大范围聚集资源的能力。功能耦合促使子系统功能特异和系统整体有序,但是功能耦合的局限、异化,加上内外差异导致熵增。在一定限度内,系统尚可正常运行,当熵增积累到一定程度,耦合就会破裂而走向分岔点。
全球化可以看作是在规则约束下,资本、人力资本、自然资本和“知本”等在世界范围“摊平”。摊平,换句话说,也就是熵增的过程。
从资本与人力资本的博弈关系来看,在资本主义刚刚兴起之时,资本价格昂贵,人力资本低廉,劳动者因此陷于“绝对贫困”。英国后来的情况有所改善,主要是工业革命促进财富积累,资本价格自然下降,而人力资本价格上升。随着资本获利的空间变小,逼得资本输出,到资本匮乏而人力资本充裕,以及对资本监管较为松懈之处寻找更好的获利机会。80年代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崛起,资本借助全球化,脱离主权国家的政治和社会控制 ,在世界范围寻找投入产出比更大的机会。
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高举双手欢迎全球化之际,发达国家的劳动者反对全球化。随着发达国家资本外流,资本变得相对匮乏而价格上升,人力资本价格下降,于是造成蓝领的相对贫困化。在相当程度上,正是在这样的反对声中,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黑天鹅就是在由高到低的被摊平处起飞。
资本与自然资源的博弈关系也可以上述思路分析。
由上可知,全球化实际上是随着资本的扩张,各国的优势资源禀赋——包括资本、自然和环境资源、知识(见下文)和人力资本配置,在全球产业链的功能耦合中趋同和均衡化;随着市场的扩张,让所有的消费者面对所有的商品,消费者的功能价格比趋同,同类商品的价格趋同。在资源和商品流动之时,交通和通讯技术特别是互联网,以及相应的管理理论的发展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为了保障这些资源和商品流动的通畅和平权,还设置了相应的机构和制度。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等国际机构,在维护国际协调机制、国际秩序、国际规则方面发挥了重要的持续的作用,其集中体现就是WTO。“世界经济一体化趋势是经济发展的内在规律在世界范围的体现。这一规律就是不断在空间上扩大经济活动交换的范围,而且以一种共同的机制即市场经济机制来确定这种联系” 。
这样,WTO便与其他相关的世界经济组织一起,尽力排除来自任何成员国的特殊障碍,共同促使生产要素按共同的规则在全球范围重组。WTO推进趋同和均衡化,也就是促使全球化有序推进,走向均衡,也就是熵增。
在知识经济到来之际,知识的流动与共享显然是熵增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由于知识的流动性更强,因而一旦共享后的增值更快。然而同时必然也发生信息的均衡分布即熵增,这就是知识资源的耗尽。加之在网上,知识由创新到应用的正向和由需求到创新的逆向流动大大加快,导致知识有效性衰减率增强,知识自身的价值迅速衰减。如果没有其他因素介入,最终是依赖知识投入的经济增长趋于停滞。
摊平,伴随着一方的熵增和另一方的熵减。包括英国劳动者的待遇与东欧摊平,在“政治正确” 的旗帜下,欧洲人与中东北非的难民摊平;美国的白人劳动者的待遇与移民和少数族裔摊平,甚至向后者倾斜。最大的摊平,无疑发生在美国与中国之间。
2001年中国加入WTO,是全球化进程中的重大事件。中国以其巨大的体量,一方面吸纳从发达国家流出的巨量资本,促使资本价格摊平;另一方面以庞大的就业队伍生产廉价商品,让发达国家的劳动力价格下降,促使劳动力价格摊平。说的极端点,你不让中国人到你那儿打工,就请你们的工人享受中国的农民工待遇。与此同时发生的还有争论不休的知识产权。
图二 “摊平”(源于网络)
摊平的“最高境界”,就是所谓“地球是平的”。虽然并非绝对的平,但摊“平”的趋势就是这样。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