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六实六虚

六实六虚

芯片之困,从中兴违约至今已有三个年头。不只是中兴,也不仅是表象。举国之力,先要扭转以下的“六实六虚”。

其一,契约精神。大到WTO,是否市场经济,是否遵守规则;小到中兴的所作所为,处处透出“中国特色”的小聪明,“扛着小锄挖墙脚”。中国,实实在在遵守契约,为什么就这么难?固然,任何规则都有漏洞,然而一旦制定,就是各方拿来执行;然而在很多场合,规则只是在桌面上摆样子,在桌面下是拿来钻空子。合规被践踏。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是中国的至理名言(原则上……)。

于是,规则、契约是“虚”,耍小聪明为“实”。

其二,资本脱实向虚。这一点先是房地产飙升,随后是资本狂欢,重要的是钱生钱。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中所言,在21世纪的中国表现得淋漓尽致。当然也兼有“中国特色”,那就是看得见的手的影响。

其三,所谓“先易后难”。然而一旦尝到“易”的甜头,原本要解决的“难”,也就束之高阁,抛之脑后,实际上“难”还在。利益最大化,此言还有对称的一句:努力最小化。每每在木板最薄处打洞。结果便是,“易”为“实”,“难”为“虚”。

其四,在产业中,互联网+所引发的种种商业模式,从1100,若干名人,以故弄玄虚之词,惊世骇俗之语,如在风口飞上天的猪。一个模式接着一个模式,乐此不疲。共享某某,还有直播带货。在中国语境中,耗费了多少资源、精力和梦想。

与此同时,关键的一步,从01,乏人问津。01”沦为“虚”,“1100”为“实”。当他国抽掉梯子最下面“01”的一级,上面纵然有百级千级,终究只是“砂器”。

其五,即使在IT领域,重算法、数据,轻硬件。工信部之“工”实际上被“虚”,重要的是“信”。“软”为“实”,“硬”为“虚”。材料、能源、信息,是人类社会的三大支柱。有必要打牢材料和能源的基础。

其六,社会上偏于情感的事项,好声音、达人秀、诗词大赛、感动某某,网游手游,层出不穷,充斥于世。多少资源,多少人的精力投入于此、梦想寄托于此,冷静、理性的思考,脚踏实地做事者边缘化,甚至无奈地选择“躺平”。人的生命力和创新精神在群体的狂欢中流逝。“情”为“实”,“理”为“虚”。李泽厚所言不虚:这就是中国的“情本体”。

此乃六“虚”六“实”。

“举国之力”先要脱“虚”,方能“落到实处”。

顺便说,笔者并不否定“虚”的重要性。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