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以科学理性与技术理性及其关系来梳理各国应对疫情之举措。科学理性涉及有关疫情的事实与规律,存在边界与局限。技术理性涉及政府应对疫情之投入产出比,社会所能接受的功能价格比,以及两个比之比,可以区分大政府小社会和小政府大社会。技术理性必然涉及价值观。在疫情中,价值观发生重大变化,生命上升到首位。科学理性、技术理性与价值观处于全球化的语境之中。在应对疫情中,必然发生国家主权回归和关于国际伦理的争执。在理性之上,人类需要敬畏自然,重构生命的意义。在以科学理性与技术理性和价值观梳理人类应对疫情之时,反过来也就深化了有关这三者及其关系的学术研究

 

当前,随着各类疫苗开始接种,疫情进入新的阶段。虽然目前疫情还在延续,但是一切有始之事,必有其终,只是结束的时间和方式不确定,是数年,或是更长;是陡然消失,还是留有“长尾”,病毒可能长期存在,与人共处。

无论是何种情况,可以确定的是,正如 14 世纪的黑死病是中世纪中期与晚期的分水岭,托马斯·弗里德曼认为,世界的纪元因此也将划分两个时代:BCBefore Corona virus)和 ACAfter Corona virus)。人类开始进行深刻反思。

反思的内容涉及方方面面,相对集中的主要有人与自然的关系,人类如何应对疫情,以及疫情对全球化/逆全球化的影响等。疫情是一面镜子,照出各国国情之差异。各国因各自独特之国情,应对疫情的做法各有千秋。

在各国的抗疫中或多或少都有理性的因素,其中最重要的是科学理性与技术理性,由价值观做出选择。可以由此三者及其关系来梳理各国之作为,与此同时,亦可由疫情这一特殊案例,深化有关科学理性、技术理性与价值观三者关系的学术研究。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