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笔者曾写过数篇历史的钟摆——2020美国大选(1到(4)。

近日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声称,“进化论即将被推翻”(https://mp.weixin.qq.com/s/B6biKQ5jiJpqcSFIIexKEQ)。其实,类似的文章不少,且均言之凿凿。

本文不涉及其中的论据,仅剖析其结论。

可以在“历史的钟摆”这一大的视野下审视“进化论即将被推翻”。

1. 认识史

阅读此文,直接的联想就是在达尔文进化论之前,居维叶的灾变论。居维叶的灾变虽与进化正相对,且主要在地质学领域,但对进化论的提出与完善起到了某种挑战与激励的作用。在进化论大获全胜之际,灾变论也就被打入冷宫。

此即所谓一种倾向掩盖另一种倾向,或者,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这是认识史上的钟摆。

不过,认识史上的钟摆或多或少隐含着时间箭头:后面的认识,往往因涵盖之前的认识而较为全面和深入。例如,眼下可以提出结合灾变论的进化论,或者结合进化论的灾变论。

2. 实践领域

历史上的钟摆同样以及更明显地表现在实践领域。实践,因更多人参与,利益攸关,场景各异,钟摆往往一再回到原地,甚至进一步退两步,或者走向歧途。

前者如中国历史上的朝代更迭,谓之“超稳定结构”(金观涛,刘青峰);30年河东,30年河西。30年,古人对于社会钟摆周期的把握令人惊叹。虽然只是约数。

“进一步退两步”系列宁所言,自不乏其例。只是“进一步”的案例屈指可数。

当下世界,相比之下走“歧途”者并非小众。

看来,还是知易行难。

不过,“知”,会受到形形色色情感的遮蔽和扭曲而难以辨识,更难以达成共识。行,人的实践活动虽林林总总,但大量、巨量实践活动的叠加,形成“主体间”关系和大数据,从而具备了某种客观性。

3. 本体

如果实践因人因时因地而异,认识难以周全且受情感干预,那么,本体,自有其不可抗之周期。

灾变,或地球的冰河期,或磁极变化,人类无法干预;

至于人类行为破坏生态,人类自相残杀,这样由人类实践活动所造成的灾变,因其主体间关系和大数据而具备了某种客观性,因其客观性而获得了本体的意义。这就是孙中山所言之“历史车轮”。

据说,二战结束后,记者问爱因斯坦,二战用原子弹,第三次世界大战会用什么武器:爱因斯坦的回答是,第三次我不知道,第四次一定用石块。

是否,人类历史曾经一次次清零,每次钟摆之间没有记忆,没有交流?

在更大的尺度,宇宙也是膨胀-收缩的钟摆,霍金认为,其周期是840亿年。多重宇宙,平行宇宙是从空间上来说,前后相继的宇宙是从时间上来说。此刻,人类正生活在宇宙钟摆的某个周期的膨胀阶段。各次宇宙之间的连接点是奇点,后面的宇宙对之前的宇宙没有记忆。

很想体验下宇宙的收缩阶段。

4. 进化,抑或灾变?

回过头来看生物进化与灾变。

可以在历史钟摆的视野下重新定义“灾变”。相对而言,不同时间尺度上的钟摆,在摆向极端和回归之时,由量变到质变,往往表现为“灾”或突变的方式;

生物进化,说的是在特定钟摆中的特定周期的特定阶段,在这三个“特定”的范围内,进化论有效;在范围外,“进化”有待证实或证伪,以及有待得出新的认识。

因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人类历史行将迎来新的钟摆。

奇点人在敲门。

赵汀阳的预见是,假如将来出现两种以上的超级人工智能系统,相当于存在两个上帝,其结果可能非常惨烈,战争的可能性将远大于联合的可能性,类似于两种一神教难以相容https://tech.sina.com.cn/it/2019-05-26/doc-ihvhiews4620114.shtml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