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之前发的人的三大关系(一):理解历史和世界的分析框架人的三大关系(二1):西方的路。(一)是序,(二),旨在由三大关系集中探讨西方的道路。本文是(二)系列的第五篇。

1.

一部分人研发生产出满足自己或另一部分人特定需求的产品和服务(包括设计人员自己的直觉和偏好),为此在科学提供的知识库中特定地选择若干“原理”进行特定的组合,这就在科学的原罪之上又叠加了技术的原罪,由此导致生态危机、社会危机和人的危机。

其一,生态危机。“让一部分自然去反对另一部分自然”(黑格尔)。生产和消费过程的每一个环节,都会产生不能耦合的物质和能量(三废,还有电磁辐射、热量),排放到公共草地,必然对自然产生前所未有的影响。

其二,在“让一部分自然去反对另一部分自然”之时,可以说也就是“让一部分人去反对另一部分人”,这就是社会危机。

地球上的资源和社会所拥有的资源有限,在特定时空范围内,满足一部分人的需求,作为某些人的某些价值的物化,必然会延迟、积压甚至剥夺和侵犯包括后代在内的另一部分人的需求和利益。

奥巴马有言:如果所有中国人都过上美国人的日子,将是灾难性事件。撇开意识形态和制度方面的争论不谈,纯粹从技术哲学的角度来说,如果14亿中国人,每个人也都消耗那么多资源和能源,地球根本承受不起。这是事实判断。在价值判断视角,美国人应减少消耗资源。

在各种利益相关者之间,罗尔斯的“无知之幕”,只是如同自然科学中的“刚体”和“弹性碰撞”这样的“理想状态”。

其三,反对自己,造成人的危机。生产和消费过程中的行为方式也对生产者和消费者本身产生影响,前者如《摩登时代》中的卓别林,后者如当代的网瘾,乃至游戏致死。技术器官论认为,技术是人类器官的延伸。人类一旦把越来越多的事项交给技术去做,也就必然或多或少发生自身相应器官的退化。

再者,人自身的需求往往也处于矛盾之中,在满足一项需求之时要牺牲另一部分需求为代价,例如强调多功能带来使用上的不便,甚至构成对人性的侵犯,还有网络与隐私的关系。

最新的问题是“信息茧房”,21世纪的坐井观天,自娱自乐叠加盲目自信。

上述三项原罪分别主要导致生态危机、社会危机和人的危机,正好对应于本系列的主旨——人的“三大关系”。

三大危机同时也在相互影响和强化中进一步加剧。

其四,由于技术是一个过程,于是技术的原罪便被分割在多个环节中。

首先是生产阶段和消费阶段,消费者只管使用,不知或不顾生产阶段的原罪。发达国家使用苹果手机和光伏电池者未必知悉和顾及在作为世界工厂的中国发生的一切,富士康曾经的十几连跳和开胸验肺。反过来,被誉为创新者典范已故的乔布斯,在生前也断不会有如今消费者低头一族那样的感受。

其次,随着产业链拉长,原罪也就进一步细分,其中最重要的是研发与生产的分离,微笑曲线形象地表现了其间的差别。当研发成为一种创造,劳动成为一种需要,工作就从程式化、无聊,变为一种变化、刺激、挑战、解决问题、探索甚至发现(诺贝尔经济学奖菲尔普斯)。然而,在承接研发的生产阶段,工人从事的却是“人类无差别的劳动”(马克思),仅仅是为了生存的异化劳动,还要消耗资源和承担生态恶化的后果。

原罪的细分在表面上淡化了问题的严重性,同时也加剧消解的难度,由二氧化碳减排之难可见一斑。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