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某处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当技术功能的意向性因素过分地取用技术结构的“有用”元素而忽视“冗余”元素,将会导致技术的二元结构失衡,技术进化或技术知识的发展会出现瓶颈现象”。这里的“冗余”不仅是安全系数。遗憾的是,未看到具体论据。

人类基因,95%以上是冗余。

某中性基因在此语境为中性,在彼语境就可能为优势或劣势而被选择或淘汰。或许是面对选择压力更有韧性和耐力的潜在的优势基因。中性是韬光养晦是生物进化对策。从总体上看,在空间的角度在于维持基因库的丰富性,时间的角度作为因选择而导致进化的必要的中间环节和辅助手段。(桂起权:我的生物学哲学研究,山东科技大学学报,20041

在大尺度,有木村资生的“中性进化论”。

计算机和通信领域,都有类似的现象。

它们真的是“冗余”吗?

类似的,还有处处存在的“二八定律”。“八”,不仅自身作为“长尾”而具有存在之价值,而且因大范围长时段的随机涨落,既成为孕育“二”的温床,也为“二”的选择提供了充分的时间、空间和选项。

然而反过来看,冗余,也可能酿成“羊群效应”,以及成为乌合之众。

冗余是一个重要而有待深究的概念。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