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除了通常所知的李约瑟悖论外,李约瑟还有这样一个假设:如果科学起源于中国,那么一开始就不是力学,可能是电磁学。

可能吗?

思路一:量纲。

在科学史上,按现在的标准,称得上是科学的最早的学科是几何学和力学。几何学的量纲是L,长度,还有弧度,运动学加上时间T,力学再加上质量m,阿基米德时代可能是重量。接着电磁学、化学,还要加I电流强度和n,参加反应的物质的量,等等。生物学的量纲多到数不清。于是,随着研究的对象由简单到复杂,相应学科,知识体系的量纲就越来越多。研究人的“人学”有多少个量纲?

西方的科学从什么地方开始,首先是几何学。这不是没有道理的,那就是从最简单的东西开始。譬如丈量土地,不需要其它的量纲,只涉及到长度、角度。科学从最简单地方的开始,这就是古希腊的科学为什么只有力学、几何学、天文学的原因。

再看天文学本身发展的过程,天文学从哪里开始?从星体的相对位置开始,也就是“几何学天文学”,然后到了牛顿时代,才有了力,天体什么会运动?可以称为“力学天文学”。到了19世纪,天体的能量从何而来,也就是天体的产能机制,等等。这就是本系列之前文章述及的,重复博弈,步步为营,演进博弈(参见人的三大关系(二1):西方的路)。量纲逐步增加。从量纲的角度,科学可能从电磁学开始吗?固然,中国有雷公雷婆,那是神话;中国发明了指南针,那是技术。

答案是,不可能。

 

思路二:然而,真的如此吗?

上述思路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根据现有科学的发展,来外推这种可能性,这种思路的本身就有了先入之见。为什么一定得从量纲开始讨论问题?如果科学先从电磁学开始的话,是否可能换一种思路,避开量纲?

一个典型事例是中医。中医的量纲呢?量纲由简到繁的思路,是一条简单、线性和机械的思路。中医没有经历由下而上由简而繁的台阶,一开始所面对的就是作为整体的人,作为在社会中有喜怒哀乐的存在。如果沿着上面的思路和发展路径,对于作为整体的人的理解,此刻的中国和世界还等候在量纲铺就的阶梯的某处,等候科学的量纲之车快快来到。中医根本没法用现有的量纲来堆砌。从没有和只要极少量纲的欧氏几何与阿基米德力学,到博大精深的中医,不存在一条逻辑的渐进的可以推理的路。

量纲,所标志的是编码知识。编码知识未必都有量纲,但有量纲的一定是编码知识。科学,至少其中的大部分是编码知识,中医不可能如数理科学一样编码,不可能还原为一连串的量纲。量纲并非唯一的标准,或者说,只是在由简到繁演进博弈的道路上给出了“一半的标准”;还有另一半的道路,那就是直面“繁”,直面复杂、嵌入与主体相关。

科学,自古希腊一路走来,由简到繁,由几何学、力学一直到现在的生命科学与脑科学,走的是由下而上之路,如果没有由上而下之路相迎,将难以为继。

中医,由古代中国一路走来,在实践层面治病救人,在理论层面于相当程度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果没有由下而上的充实与规范,难以让更多人信服,难以进一步指导实践。

21世纪的科学,由下而上,由上而下,两条道路,相向而行。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