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

古希腊开始了对自然相对独立的研究,其最初的成果是自然哲学。地中海沿岸的商品经济涉及较为单纯的人与物的关系。后来经过中世纪漫长的岁月,直至文艺复兴回到“雅典学院”,之后掀起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亚当﹒斯密所揭示的市场经济,人与物的关系终于从三大关系的混沌状态中独立出来,随即开始发展人际关系和人己关系。

由启蒙运动确立起点,1819世纪西欧与美国的发展,是在人与物的关系上逐步构建人际关系。在有社会之前,自然状态下人的天赋权利,类似于欧几里得几何中的公理。再加上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各种法律条款和社会组织逐步“建构”起来,诸如国会、工会和慈善机构。

进入20世纪,特别是20世纪下半叶,对近代以来发展道路,对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人际关系的反思日益强盛,例如《单面人》等,标志着人与自身的关系渐次登上舞台,并日渐成为主角。

在上述过程中,三大关系由原始的混沌逐一展开。

2.

海克尔的生物重演律描述了系统发育和个体发育的关系,健全个体的发育浓缩了系统发育,人类胚胎的发育重演了生物进化的历史。由儿童、青年、成年到老年的生命过程浓缩了人类三大关系的进程。每一个人,不管觉悟到还是没有觉悟到,都生而面临这样的三大关系,在只是在不同场合有所侧重而已。

儿童和青年主要了解世界,掌握某种技能,积累一定财富,买房买车,主要涉及人与物的关系。青年和成年大量构建人际关系,家庭、同事、上下级、朋友、社交圈,还有微信群。老了开始写回忆录,思考人生,回到内心。

3.

由此来看,源于希腊的西方世界(马克思称之为正常的儿童),其成长过程大致相对于由儿童-成年-老年的过程。西方民族的发展历程比较符合一个健全个体的生命过程。此次美国大选引发关于西方没落的议论。西方文明,是否真的“垂垂老矣”?

在“三大关系”的视野下可以认为,在此次大选中的一方确实显示出这一迹象,另一方则表现出试图回到往日的岁月。新一届美国政府,是否可能将这两种倾向结合起来?

值得注意的是,马斯克的种种努力,火箭回收、移民火星和超回路列车等,似乎是在新的高度,重启人与自然的关系。疫情则提示人类,人类远未厘清和解决天人关系。“天”在“人”之前,之上。

换言之,在美国沿三大关系一路前行之时,原有的三大关系本身也处于变化和动荡之中,并由此改变以往的三大关系。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