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近日,“内卷”一词“忽如一夜春风来”。“内卷”意为一种社会或文化模式在某一发展阶段达到一种确定的形式后,便停滞不前或无法转化为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现象(李侠,上海交通大学教授)。通俗地说,就是看起来大家都很努力,其实整体和个人都没有实质性的进步。

内卷,一方面是包括资源束缚在内的外部压力,另一方面是主体的选项受限,生态位重叠;不是突破外部压力,而是更多消耗自身的资源,包括时间、精力和才智,试图有所改观,然而结果依旧。

内卷具有时间、空间和系统上的层次。在时间上,内卷可以发生在数月、数年、数个世纪;在空间上,可以涉及个人、家庭、社会组织,直至国家、民族;在系统上,可以限于耕种、教育、科研和经济等个别领域,直至经济、政治和文化等全方位的内卷。

内卷可以分为核心区和边缘区。处在核心区,或主动参与,或被裹挟,深陷其中,难以自拔;处在边缘区,较有可能由重新选择和创新等途径走出内卷(荣雄,我曾经的硕士生,律师)(参见:生活在“表面”)。由这一观点或可由新的角度考察世界上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差异,以及中国东西南北发展的不平衡。

时空上层层叠加的内卷,构成处于冲突中的“文明”整体的内卷。

从根本上说,内卷,存在本体论、认识论与实践论三大“天花板”。本体论指事物本身的规律,认识论指对规律的理解,实践论指具体行动。

1. 本体论

事物的进程之所以发生内卷,其一是迫于边界条件束缚,难以开拓增量,只能争夺有限的存量。其二在于初始条件,其本身受制于强大的惯性回归力,在人类社会曰“路径锁定”或“路径依赖”。在此意义上,内卷与否,与个人品德等无关(荣雄)。

在边界条件约束下,内卷具有示范或强迫效应(荣雄),由个别少数人开始,经范式形成和强化过程,在“核心区”“蔚然成风”,形成极端化现象。譬如排队买火车票,越来越早,后来是抢票软件。如薛兆丰所言:让你加班的不是你的老板,而是其他愿意加班的人。

人类社会内卷的典型之一是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被学术界称之为“超稳定结构”。一次次“改朝换代”,一次次回到原点,乃至成为难以摆脱的“历史周期律”。不是没有现代因素萌芽,譬如说宋朝,但在传统社会的打压下,始终止步于萌芽状态。类似的内卷,在当今世界的一些国家依然存在。如果没有外部世界的干预,热带丛林中的古老部落还会沿着数千年的脚步延续下去。

事物之所以发生变化,其一,在于转向争夺增量,历史上是开疆拓土殖民,两次大战主要是势力范围发生冲突所致。近现代科技发展和工业革命摆脱外延受限导致的内卷。其二,允许和鼓励内部要素的随机涨落,这些涨落在自然界偶然耦合起来,例如遗传突变和自然选择。在人类社会的耦合往往带有意向性,但是抗拒或逆向脱耦的因素同样存在。一旦突破,也就克服了内卷。

中国这些年之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走出内卷,在根本上说就在于改革开放。改革,突破路径依赖;开放,突破环境约束。对于尚存之内卷,解决之途,唯有深化改革开放。

在内外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内卷不可能一直延续下去。但是,走出内卷必须迈过一个拐点,以普里戈金的耗散结构理论观之,也就是在长期的演化过程中逐步走向巨涨落,某些新型的耦合逐步战胜旧的耦合而脱颖而出,事物得以摆脱惯性回归力作用下的往日之内卷,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一个极端的案例是,黑死病导致人口减少,以死亡的代价释放内卷的压力。在人类社会的尺度上,巨涨落就是现代化。

2. 认识论

马克思提出认识过程的“两条道路”。“在第一条道路上,完整的表象蒸发为抽象的规定;在第二条道路上,抽象的规定在思维行程中导致具体的再现”。这里的关键点是位于两条道路之间的“抽象规定”,越过这道坎,认识过程方能步入坦途。

两条道路犹如登山,第一条道路上山,抽象规定是山顶,第二条道路下山。到达山顶,方能“一览众山小”,俯瞰全貌。否则只能在山腰打转,兜圈子,认识过程陷入内卷。例如,在归纳之后如果没有揭示本质接着演绎,几近于回到原点。不仅如此,由于作为演绎之大前提的归纳结论不可靠,推论还可能出错。

就山来说,中国有更好的表述,看山的三个阶段: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是山。认识论上的内卷,是止步于第一阶段。看透内卷,方能走出内卷。

启蒙运动、近代科学革命和宗教改革,意味着人类在认识自己的过程中达到了“抽象规定”,也就是以启蒙运动理念为核心的现代性。接受现代性,才可能现代化。

3.实践论

对于人类社会来说,内卷不仅是本体论和认识论意义上的问题,而且是实践过程。关键在于两点:各方的利益(包括权力)与彼此间的关系。

内卷只是事物演变过程的一种形式,在实践上之所以走向内卷在于三部分人。其一,在于内卷与否涉及到所有当事方的利益,如加班和抢购火车票。一部分人是在一次次内卷中的获利者(譬如股市多年来的徘徊不前,抢票软件设计者)自然希望割韭菜可持续,对走出内卷可能失去利益的恐惧;一部分人是对于不确定性的担忧,还有众多搭便车者。一句话,强大的惯性回归力使然,置本体论与认识论的事实与规律于不顾。明知内卷而维系之。

其二,在于各方力量对比和博弈策略,还有外部压力。在现代化进程中,多少国家,一次次冲向巨涨落,又一次次功亏一篑,回到起点,陷入内卷,令人扼腕。

4.走出内卷

走出内卷大致上可以归结为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两条路。

记得某记者与西北一位放羊少年的一番对话。记者问,放羊干什么;少年答,卖钱。问,有钱干什么;答,娶媳妇。娶媳妇干什么;生娃。生娃干什么;放羊。

严格说这都不是典型的内卷,没有积极的“意向”与额外的付出。然而这样的放羊少年却是更大范围之所以内卷的社会基础。

出路在于启蒙,以焕发每一个个体内在的欲望,形成遵守契约的相互制约,由此生发出系统自下而上和有序的动力。

对于当下中国而言,自上而下之路更为重要。大大小小前前后后的内卷重重叠叠,互相嵌套,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由上而下解套无疑事半功倍。关键是赋予陷入内卷的各级主体以更大的自由度,也就是选择权,得以谋求在生态位上的错位竞争和彼此相容。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进入现代的国家,还有可能倒退,陷入内卷。美国此轮令人眼花缭乱的选情发人深。

 

顺便说,观植物界岁岁荣枯,看动物界代代相传,是“内卷”,还是展现生命的力?“以不变应万变”是传统文化的一大特色,至今念兹在兹的名言。是内卷,抑或民族的智慧?

话题:



0

推荐

吕乃基

吕乃基

168篇文章 1次访问 7天前更新

关注全球化、社会转型、科技与文化、知识论、科技及其前沿、产业化、认知科学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