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亚当斯密:经济学的“初心”

亚当斯密:经济学的“初心”

近日在某群中见到这样的观点:从时代来看,亚当斯密早已out,亚当斯密的思维方式太过简单化、理想化。

1.

首先,亚当斯密没有或较少考虑到心理和社会因素。

心理学质疑微观经济学的基本假设。行为心理学家发现人们决策的偏见和局限,指出市场决策需要有从试验和错误中学习的过程,实际上只存在“有限理性选择”。行为金融学发现金融市场波动受大众心理影响,经济决策不是个人独立的理性行为。演化生物学与演化心理学否定新古典微观经济学认为人是贪得无厌的个体动物,证明任何生物的具体需求都有上下界。人本质上是社会动物,个人利益只有在符合群体利益的条件下才能获得充分发展。博弈论研究了多均衡与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以及如何在竞争过程中促进合作行为。

其次,亚当斯密的追随者忽略了市场失灵和政府(制度)对此的作用。

信息经济学否认市场竞争在信息不对称下的有效性,指出政府规制和监管的重要性。非线性经济学发现规模效应导致路径依赖,先占市场而统治市场的技术标准不一定最优,垄断企业的称霸可能是逆向选择而非选优汰劣的结果,所以需要反垄断法打破恶性竞争。企业家行为和创新经济学的研究发现,经济高速增长的国家,其动力不是来自保护产权,而是来自保护创新,亦即提高破产程序的效率,限制私有产权对新技术引入的障碍。实验经济学发现市场行为取决于游戏规则,不会无条件地收敛到最佳状态,法律和规则设计应当有谨慎的实验过程。因此,政府在制定竞争规划和技术标准上有重大作用。

第三,亚当斯密的追随者混淆了理论与实际,也没有看到历史与现实的区别。

理论是简化的,而实际则复杂得多。“看不见的手”只存在于工业革命前小规模的市场经济。包括民营经济、国有经济和非政府非赢利的社会经济,现代的混合经济才能实现效率、稳定和公平的持续发展。市场竞争是良性还是恶性循环,取决于市场、政府、民间社会之间的互动。经济混沌和经济复杂的研究表明,经济更类似生命系统而非力学系统。持续的经济波动和新陈代谢是熊彼特“创造性毁灭”机制的核心。

最后,亚当斯密把世界经济看作完全均一和透明,而耗散结构理论指出,任何生命系统的开放都是适度的,同一器官里的细胞尚且有自己的细胞膜。

要维持非均衡的存在,企业、国家和细胞的合理边界都是选优汰劣的半透膜,既能吐故纳新,又能阻挡敌对势力入侵。这就否定了无条件自由化理论。

2.

以上4点归结起来即亚当斯密及其追随者在本体论和方法论上的缺陷。

第一,还原论。将人的行为还原、归结为经济利益,忽略个体及个体间的心理相关与合作;将复杂的现代经济还原为只存在简单关系的原初状态,以机械决定论来认识和处理有机的关系。这在市场经济的初期和作为认识的底线、模型和参照系是可行的,而一旦将模型等同于现实,失败也就难以避免。

第二,没有考虑到边界条件和初始条件。就边界条件而言,对内,把市场理解为均匀的内部无差别的一(黑格尔),没有看到个体间的差异;对外,把市场等同于社会和国家,排除社会和政府对市场的影响和干预。就初始条件来说,没有考虑到拉美、俄罗斯和东亚(即使是发达的日本、韩国)不等于内生型国家从零开始的市场经济,割断历史,认为各国(地区)处于同一起跑线。

总之,认为对象是同一的、不变的,将抽象的认识阶段等同于全部,以及把认识等同于实践。至于中国,更是形形色色“特色”之最。

亚当斯密的本体论和认识论特征一直可以追溯到西方文明的源头古希腊和近代科学革命。差不多在2500年前,古希腊人就意识到,有一个独立于人的存在,这个存在可以被认识,以及可以经由理性来认识。这一“存在”是杂多背后的一致者,变化背后的不变者。古希腊人的信念在近代科学兴起后得到充实、完善和成为现实。近代科学应用归纳、抽象、分析和还原方法,剔除主体、个性、语境和偶然性,得到客观、普遍、一致和必然性。

西方世界的成功,特别是科学的成功强化和放大了亚当斯密的信念,也扩大了与其他社会和国家的鸿沟,扩大了抽象的理论与现实之间的差距。

3.

然而,上述种种并不能抹杀亚当斯密及其市场经济理论。

亚当斯密是幸运的,他生活在人类社会由传统到现代的转折点。

什么是“传统”?传统,个人可以沉浸在诗情画意和亲人亲情之中;然而在资源上却受到封建帝王、王公贵族的支配和控制,在意识上陷于混沌状态和实质理性,在物质和精神上都没有独立的自我。

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和启蒙运动,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瓦解了传统在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对人的控制,与此同时,现代社会尚未构建起来。在某种程度上,此时此地,就是启蒙运动者所构思的“自然状态”,亚当斯密,就生活在这一状态之中,从而得以直面此情此景下的个人及个人之间基本的经济活动,这是亚当斯密之所以青史留名的客观条件。这种基本的经济活动,也是而后所有复杂多样经济活动的出发点和共同基础,正如一切空间关系都由点线面体构成一样。

亚当斯密是幸运的,稍早或同时发生了科学革命。启蒙运动者纷纷以牛顿为师,与科学结盟(启蒙运动中的近代科学精神(一)https://mp.weixin.qq.com/s/e3LBZAzd8MeIChjPKyYefA )。亚当斯密充分应用抽象、分析、比较、分类、归纳等科学方法,这是其所以获得成功的主观条件。

时过境迁。

21世纪,人类的经济活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否可以对亚当斯密及其市场经济理论弃之如敝履?

黑格尔宣称:“在科学上是最初的东西,也一定是历史上最初的东西”。

此言可以改写成:“在历史上是最初的东西,也必然要成为科学上最初的东西”。改写后的这句话,正是马克思关于“历史与逻辑关系”的重要观点。

历史上的出发点,也就是学科的逻辑基础。

18世纪西欧的经济活动和亚当斯密的市场经济理论,是现在全部经济学的基础。

基础不是全部,然而基础不可偏废。

当中国纠结于“看不见的手”与“看得见的手”之时,有必要回到亚当斯密。

 

保障每个个人自由发展的制度安排,其核心是每一个交易者的自愿和交易行为的重复。在此基础上由下而上构建社会,构建权力,以及得以监督权力的制度安排。GDP只是市场经济的副产品。

这就是经济学的初心。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