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弯道超车,哪些阶段可以逾越,什么环节可以压缩?

弯道超车,哪些阶段可以逾越,什么环节可以压缩?

 

弯道超车 陆奇 互联网公司 农业 阶梯型

 

陆奇在一次讲演(https://mp.weixin.qq.com/s/fZIeruUJei1bwLPNbqWfFA )中谈到:

 

几年前美国前财政部部长 Larry Summers,原来是哈佛大学校长,他找我讨论一个问题。中国人均收入是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为什么有全球一流的互联网公司和一流的高科技公司(存疑)呢?

我当时没有完全思考清楚,但是事后我觉得答案是这样的。中国的经济发展是阶梯性的,中国的第一梯队(主要指互联网公司)和美国差距不大,不少高科技公司甚至和美国同类没有太大的区别。

对创新而言,中国的阶梯性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因为在美国这种体系长不出美团,长不出拼多多等,原因在于它的劳力结构和产业结构:比如美国的农业都已经工业化了。北美是一个历史的偶然,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像世界上其它地区,从农业到工业,再到现在技术驱动时代。

中国的创新溢出到北美之外的地域更容易,中国出来的创新结果更容易去东南亚、欧洲(?)、非洲、拉美等。(括号和其中的文字为引者所加)

 

引文中的一个关键词是“阶梯性”。当美国农业与工业齐头并进,在供给侧达到或基本上达到大规模标准化,供应商及其运行高度社会化之时;中国的农业大量存在的是分散的个体,远未大规模标准化和社会化,这就为拼多多等互联网公司,以平台直接整合供给侧(甚至捎带着整合作为个体的消费者)提供了可能,让中国的传统农业一步直接与互联网接轨。其典型或许是那带着孙女的老人,带着浓重的乡音说出的一句话:“不愁卖咧!”

然而,在如此跨越之时,有必要考虑到以下问题。

传统农业是否还要走标准化之路,包括生态和环保等,抑或传统的个体化可以直接进入后现代的个性化——农民提供个性化产品,满足消费者个性化需求?

原本重重叠叠的商路,小商小贩,被排除在外,那里是他们的生路?主流媒体说的“不要盯着那几片菜叶”,就是此意。

弯道超车,哪些阶段可以逾越,什么环节可以压缩?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