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志向高远”和“琐碎现场”

“志向高远”和“琐碎现场”

产业(工业)互联网是当下炙手可热的概念。

2012年末,通用电气提出,产业设备应该和IT技术相融合。2013年,通用电气公司首次提出工业物联网的概念。“一个开放、全球化的网络,将会把人、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2014年,通用电气(GE)、AT&T、思科、IBM和英特尔五家巨头级公司,在美国宣布成立工业互联网联盟IICIndustrial Internet Consortium)。显然,发起者在不同程度上都具有强大的工业背景,由工业而互联网。

就在美国宣布成立工业互联网联盟同年,宽带资本基金董事长田溯宁和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提出产业互联网概念,认为互联网发展重心将从服务于消费者转向服务于各行业企业,引发亚信、用友、东软等企业服务巨头的积极响应。

此后,阿里巴巴依托阿里云在企业服务领域布局。2018年,腾讯加入角逐,宣布“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掀起舆论高潮。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最初发起者主要业务在网络和软件领域,随后有互联网巨头加入。2C端出发,从连接消费者到连接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的厂商,从连接消费场景下的人到连接工作场景下的人,从而把数字连接扩展到为消费者提供产品和服务的各个环节,2C的互联网应用逐渐向2B(王毅 朱恒源)。在英文中,“产业”和“工业”是同一个词(industry)。

不料近日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文中的一个小标题是“摇摇欲坠的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林雪萍,https://mp.weixin.qq.com/s/BnUbb49_lLeVRcj3RzdSgA

2020年乌镇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IIC的首席技术官强调,IIC的使命调整为“可信的物联网”。而最初使命中的“工业”二字,已经不见踪影。作为2014年联盟成立的五大创始公司,已经有四家离开,仅剩下发起者GE。(笔者在网上没有找到其他佐证)如今只余一家,还谈何“联盟”?

林雪萍写道,工业互联网从来就不是美国的国家战略。它只是几个志向高远的美国企业家的乘兴之作而已。任何统领性的纲领或者概念,都很难包裹住充满琐碎与变数的万千工业现场。

林文的大标题是,“工业互联网,再无老师傅”。意为美国“老师傅”撤了,中国的工业(或产业)互联网何去何从?

其实,工业/产业互联网,中美双方同时起步,有着不同的缘起路线图,美国由工业触网,中国由消费互联网下沉。由此或可在某种意义上展望今后各异的发展路径。眼下,争议中的“社区团购”表明,中国的互联网界更熟稔的依然是2C的消费互联网。

关键是,一头要有“志向高远”,另一头立足“琐碎现场”(“琐碎”,包含安全,以及赚钱不易),以及架起二者之间的桥梁。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