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思维方式的“生态”

思维方式的“生态”

一些日子以来,工科思维方式成为主流观点批判的对象,与此相关的还有诸如理科思维方式和文科思维方式等。这就引出一个问题:思维方式与某某“科”的关系。

一、“科”的对象与思维方式的关系

说及儿童的思维方式,往往会提及天赋,譬如有更多的“艺术细胞”,更多情况会强调不确定和处于混沌(叠加/纠缠)状态。儿童的思维同时蕴含了理科、工科和文科思维方式的潜能,在而后特定的学习和工作中,在某一方面得到强化。如果后天的强化能与天赋相吻合,使潜能得以充分发挥,将是个人与社会的幸事,这可以另写一篇关于各国教育比较的文章。

在思维方式及研究对象之间的关系上,对象在相当程度上决定了思维方式。例如,力学、化学等多用分析方法和理想化方法,而生物学则较多采用综合的思维方式。

随着研究的推进,同一门学科主导的思维方式也会发生变化。例如,近代生物学主要依靠分析和归纳思维,而现代到后现代的生命科学,则以综合为主,再加上三论和新三论等复杂性科学的思维方式。

顺便说,所谓“复杂性科学的思维方式”本身就说明了思维方式及其对象之间不可分割的关系。

在技术领域亦然。开车与骑自行车的思维方式及行为方式几乎有天壤之别,上网与操作一台机床大相迥异。

通常把学科分为理工文管之类,当然还有医、农、军等,相应地也就有各自的思维方式。限于笔者的学识和篇幅,以下主要讨论理工文管。

理科,一般说如数理化天地生等,其共同特点是面对自然界的未知世界。思维方式的特点是,首先是客观,尊重事实,以及在事实的背后发现规律,由现象揭示本质。“自然是只要有机会就要说谎的”(达尔文)。尊重事实,尊重规律,是“赛先生”的核心。

其次,保持童年的好奇心,对各种现象足够敏感,随时准备有所发现。电磁效应、放射现象的发现以及青霉素的发明等皆是明证。

第三,由于涉及未知领域,需要架起由已知通往未知的桥梁,因而科学家必须善于联想。卢瑟福把原子设想为行星,林德又由银河系联系到水缸里搅起的漩涡,还有伽利略和爱因斯坦的思维实验,乃至凯库勒著名的梦。由此可见,联想能力未必为文科之专利。科学家也要有浪漫情怀。面对未知世界保持思维充分的发散性;但在联想、浪漫、发散和做梦之后需要严密的逻辑思维。

然而,理科的思维方式也有其注定的弱点,其要害之一是见物不见人。19世纪的一位地质学家用小锤敲打一栋建筑物的地基。当被警员问及时,回答是,我只看见地质,没看到建筑。有人戏称,若有可以测量人的内心温度的温度计,可以发现培根内心的温度接近零度。

之二,把复杂的对象简化、理想化。贝尔纳在其《科学的社会功能》中引用赫胥黎后代尖刻的话:生活比化学、物理学复杂得多,那些科学家先是变成小孩子,然后成为白痴。

工科,所涉及的对象为自然界的各种规律和人类社会的各种需求,要架起二者之间的桥梁,发明、设计、制造出自然界原来所没有的器具、过程和设施等,以满足人类及不同人群形形色色的需求。

无疑,工科思维首先考虑的是有效,能把所需求的物件或过程做出来;其次,在制造及使用过程中可控制;第三,考虑到经济和社会效益,如投入产出比、功能价格比,以及效率等,这些考虑通常被反技术者斥之为“计算”;以及第四,如果需要,上述过程可以持续进行。如果没有其他选项,在一般情况下,工科男应该是女生不错的选择。

显然,相对于其他“科”的思维,工科思维现实、严谨、斤斤计较、索然无味,但毕竟做成了事情。然而,进一步的思考就会提出这样的问题:之所以这样计算是为了什么,又做成了什么样的事情?也就是价值观。由此看来,工科思维的关键点是把特定的价值观落到实处。这是工科思维与理科思维的不同点:实践性。这是科技双刃剑的根源。正面事例举不胜举,负面事例同样俯拾皆是,典型之一是一战期间哈伯发明毒气。如果在市场经济中,还有考虑竞争和博弈关系。工科思维受到场景巨大影响。同样一位工程师,在央企和民企的思维方式可能南辕北辙。

文科,其实其中跨度很大。例如经济学和社会学,与其说是文科,实际上更多具有理工科的色彩。有一篇论文“理工学科与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不解之缘”(科学技术与辩证法2009,2)清楚地说明了二者之间的关系。

典型的文科大概是文学、艺术之类。其对象是包括人类社会在内的整个大千世界,包括最为隐秘、变幻莫测、千奇百怪的人性,经由文学家、艺术家自己甚至更为深奥的内心世界投射出来,或给人以震撼,以启迪,或引起共鸣。伦理学,引导人们作出正确的价值判断,宗教,引导人心向善。哲学,虽一般列为文科,是一切知识的抽象提炼,不仅具有统揽全局和深远的意境,而且涉及对于人类和人性的终极关怀。

由此看来,大致可以说什么是理科和工科思维,恐怕难以在同样意义上说,什么是文科思维。相对而言,由于涉及面之深之广,之变动不居,以及那些大师们各自独特的个性,因而,如果说有特定的文科思维的话,那就是非逻辑,无一定之规,当真是费耶阿本德的“怎么都行”;同样,如果说有文科思维的话,那一定是对人性的关注和关怀。文科思维的一大特点是,不止于“思”,而且在于“行”,顺应人性,改造与提升人性,这就是文科思维的强大实践性。因而,人文关怀如果没有理科思维和工科思维作为基础,将一事无成,或者堕入乌托邦,甚至类似于中世纪的狂热之中。

至于管理,究竟是什么“科”?或许是理工文科在处于特定场景下,面对特殊人群的某种结合。管理,不能违背规律,这与理科相近;需要洞悉人性,由此涉及文科;以及需要有效、控制和效益,这是工科思维。

二、思维方式的互补

由上简要分析可知,理工文“科”,大致正是人类社会认识和处理所面对世界的几个阶段: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改造自己。认识世界,理科,实际上还有认识人类社会自身的经济学、心理学、人类学和社会学等;改造世界,工科,以及部分文科;关注人类的命运和前途,幻想和梦想,情感和意志。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改造自己,由于涉及环节不同,相应地形成彼此间有所区别的思维方式。

然而,人类社会实际所发生和面对的事务是综合性的,同时涉及各个环节。首先需要揭示现象背后的本质,找出事物发展的规律。这就需要应用理科思维。其次,需要办成事情,做出成果,其间需要工科思维。这一切必须顺应人的本性,与人类的命运相一致,这是文科思维。三种思维方式,都只是人类思维方式的一种,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彼此间不能代替,而是构成一个思维方式的系统或生态,各得其所。

因而,工科思维是人类思维方式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仅仅是其中的一环。取消或无限扩展同样不可取。

在当代中国社会,特别在社会急遽转型之时,上述三种思维方式同样负有重任。首先依然是理科思维,扩展一点说是科学精神。传统文化的特点是重实践轻理论,重目的轻出发点,实用主义。因而科学精神对于当代中国尤为重要。工科思维要求包括工程师在内参与的各方在各种情况下的平权。文科思维既将自身建立于理科思维和工科思维的基础上,顺应并提升人性;反过来,给予科学家的思维以充分自由,指引和约束工科思维。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