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个人分类 > 产业
2022年08月29日 10:11

0-1与1-100之三(下):知识论视角

这是本系列的最后一篇。之前的数篇按顺序是: “0-1”与“1-100”辨析之一:何谓“0-1” 二、1-100之一:1-100对0-1的反哺 1-100之二:酝酿新的0-1(上) 1-100之二:酝酿新的0-1(下) ;以及 0-1与1-100辨析之三(上):不对称的“与”

 

近年来,在“实践转向”的潮流中,学术界已基本认同,知识不仅是“知”,也包含“行”。

0-1是知识由知到行的第一步,主要是个人直觉式创新和少数人(包括天使轮投资者)在讨论...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22日 08:34

0-1与1-100辨析之三(上):不对称的“与”

之前的数文列举了0-1与-100的几种情况,“辨析”之三是对0-1与1-100关系反思。反思之一是0-1与1-100关系的不对称。

区分两种情况。在由0-1引领的新产业链尚未构建之时,0-1对1-100的影响是有和无;1-100对0-1的影响是萌芽能否长成大树,或者大树上是否能长出茁壮的分支。“巴统”和“瓦森纳安排”即为典型。在这种情况下,0-1和潜在的1-100各自都保留选择权,双方之间的断舍离尚无切肤之痛。

在0-1之后的新产业链已经构建起来后,...

阅读全文>>
2022年08月08日 07:37

1-100之二:酝酿新的0-1(下)

本系列的前三篇是: “0-1”与“1-100”辨析之一:何谓“0-1” 二、1-100之一:1-100对0-1的反哺 ;以及 1-100之二:酝酿新的0-1(上)

2.突破原有“1”的局限

先要明确一点,有些已有的“1”实际上已经成为全人类生存和前行的基石,难以或不可能撼动。

微软操作系统先入为主,客观上已形成完整生态。微软如同施展吸星大法,其他的应用软件等均与之兼容,否则就没有生路,进而影响硬件标准的制定。使用者也已经习惯,沉淀了学...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25日 08:19

1-100之二:酝酿新的0-1(上)

本系列的前两篇是: “0-1”与“1-100”辨析之一:何谓“0-1” ,以及 二、1-100之一:1-100对0-1的反哺

本文曾在“东大科技哲学研讨”群里讨论。向参与讨论的各位,特别是杨祥、严鲁瑾和陆跃等三位(曾在西门子、朗讯等公司任职)致谢!全文刊于《系统科学学报》2022年第三期,此处有改动。

酝酿新的0-1大致可以分几种情况。

1.1-100的逆向攀升和整体提升

(1)产业链沿1-100逆向攀升,锂电池行业提供了案例

上世纪末,中国的...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19日 09:56

二、1-100之一:1-100对0-1的反哺

0-1;1-100;产业链

笔者已经发了“0-1”与“1-100”辨析之一:何谓“0-1”https://lvnaiji.blog.caixin.com/archives/258511 这是第二部分的第一篇。

20世纪70年代后,日本企业逐渐抢占了全球的家电与汽车市场。原因在于,一方面是美国纯基础研究成果无法迅速转化成技术创新产品,从而失去竞争优势。另一方面,日本的基础研究虽然薄弱,但研发效率高,擅长将基础研究成果转化为先进技术并开发出优质产品。这导致美国20世纪90年代...

阅读全文>>
2022年07月12日 08:34

“0-1”与“1-100”辨析之一:何谓“0-1”

摘  要:就产业链而言,0-1,是由科学到技术,知到行,公有到产权,普适到地方(嵌入)的第一步,在一定程度上兼具“到”之两侧的特征。作为“到”的第一步,0-1具有隐蔽性和不确定性。0-1与1-100的关系不对称。0-1是1-100的源泉,1-100反哺0-1,酝酿新的0-1。由0-1到1-100,知识由超常到常规,隐性到编码,普适到地方,不确定到嵌入场景而确定。需要在总体上把握好0-1和1-100在空间上的关系和时间上的节奏。

在一般意义上,0-1和...

阅读全文>>
2022年06月27日 11:51

曾经被当做笑话的马斯克和SpaceX

   网上看到此文:前副局长回忆:NASA曾把马斯克和SpaceX当笑话
https://finance.sina.com.cn/tech/2022-06-27/doc-imizmscu8904383.shtml原来美国也有美国特色的“央企国企”,也有鄙视链和路径锁定……。遂想起数年前的此文。

 

    2018年,美国人成功发射了目前全世界运载能力最强的超级火箭——猎鹰重型。有两枚助推器成功返回,跑车被发射进太空。

      2012年5月22日,一家民间企业成为“政府航天史”的终结者,开启了...


阅读全文>>
2021年12月25日 16:21

弯道超车,哪些阶段可以逾越,什么环节可以压缩?

 

弯道超车 陆奇 互联网公司 农业 阶梯型

 

陆奇在一次讲演(https://mp.weixin.qq.com/s/fZIeruUJei1bwLPNbqWfFA )中谈到:

 

几年前美国前财政部部长 Larry Summers,原来是哈佛大学校长,他找我讨论一个问题。中国人均收入是美国的四分之一,中国为什么有全球一流的互联网公司和一流的高科技公司(存疑)呢?

我当时没有完全思考清楚,但是事后我觉得答案是这样的。中国的经济发展是阶梯性的,中国的第一梯队(主要指互联...

阅读全文>>
2021年09月28日 17:01

偶遇陈亚君老师大作《经济学能量观》

因偶然机遇,笔者得闻陈亚君老师大作《经济学能量观》(中国商业出版社20215)。书中提出了经济学领域的一个新的观点:除了“劳动”之外,能量在价值中的地位和作用,并将其运用于经济活动的生产、流通和分配等各个领域,读来令人耳目一新。

作者提出,经济学的一个基本概念——价值,与物理学的一个基本概念——能量实质上是同一回事。由此可以推演出一系列新的经济学解释,许多经济学术语的定义也因此要被升级或修正。令人惊...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25日 22:37

情感经济——从鸿星尔克现象说起

眼下,鸿星尔克对郑州洪灾的捐助引发的抢购(https://3g.163.com/v/video/VJER1NCC5.html 相关的视频还有很多,如https://www.iqiyi.com/v_1rcwc02ea24.html )引人关注,这与鸿星尔克之前的销售形成强烈反差。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现象级”事件。

此情此景,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唯有两个字:

情感,或者反过来,感情。

技术理性由两部分组成:供给侧的投入产出比,需求侧的功能价格比,以及这两个“比”之间的博弈。

鸿星...

阅读全文>>
2021年05月05日 18:48

经济哲学遐思(1.本体论)

日前,看到于今先生关于经济哲学的一席谈,感到较之常论清晰简练,颇受启发。

经济哲学三大领域:一是关于经济世界的本体论追问:欲望与市场的关系;二是关于经济世界是“自然的计划”还是“历史的计划”的追问:自发的规律与自由的选择的关系;三是关于人类的经济行为是否回答历史进步观念的追问:财富增长与社会进步的关系。

先看本体论。

市场是欲望的舞台,欲望是舞台上的演员。

没有舞台,欲望无处施展,或随意发泄;...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25日 18:17

“志向高远”和“琐碎现场”

产业(工业)互联网是当下炙手可热的概念。

2012年末,通用电气提出,产业设备应该和IT技术相融合。2013年,通用电气公司首次提出工业物联网的概念。“一个开放、全球化的网络,将会把人、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2014年,通用电气(GE)、AT&T、思科、IBM和英特尔五家巨头级公司,在美国宣布成立工业互联网联盟IICIndustrial Internet Consortium)。显然,发起者在不同程度上都具有强大的工业背景,由工业而互联网。

就在美...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13日 17:35

弯道超车中的产业次序

 

中国70余年发展可以分为若干阶段,弯道超车一直是基本策略。然而弯道超车也带来弊病(参见中国,在弯道超车时丢失了什么),在某种程度上应了那句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近日看到基于“产业次序”的更详尽全面的论述(是时候彻底反思中国的互联网经济了https://mp.weixin.qq.com/s/qG-VVdzlb4MFPxb2SReOQg,简称反思)。

所谓“产业次序”,如按生产要素的密集度,由劳动密集、资金密集、资金技术密集,到知识技...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25日 08:33

亚当斯密:经济学的“初心”

近日在某群中见到这样的观点:从时代来看,亚当斯密早已out,亚当斯密的思维方式太过简单化、理想化。

1.

首先,亚当斯密没有或较少考虑到心理和社会因素。

心理学质疑微观经济学的基本假设。行为心理学家发现人们决策的偏见和局限,指出市场决策需要有从试验和错误中学习的过程,实际上只存在“有限理性选择”。行为金融学发现金融市场波动受大众心理影响,经济决策不是个人独立的理性行为。演化生物学与演化心理学否定新古...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30日 08:25

中国,在弯道超车时丢失了什么

 

近日看到发改委原司长年勇和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中国科学技术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薛澜的两次讲话,主要谈了三个主题,其一,强调制造业对于服务业的重要性;其二,重点谈了“弯道超车”付出的代价;其三,新型举国体制,颇受启发。以下谈谈对这两个讲话的感受。

1.

美国2019年制造业是2.36万亿,占经济总量的11%,服务业是81%。其中60%以上都是为制造业服务。几乎可以说,没有制造业,就没有服务业。中国强大的BAT,在相...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