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乃基 > 个人分类 > 全球化
2021年07月18日 15:14

全球化中的技术战之二——技术与价值观:降维攻击 升维以对

集成于科技黑箱中的不仅是科技知识,而且是调集资源时所涉及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以及供给方的价值观和对需求方价值观的理解。

前述中广核事例,在另一角度看,实际上也是中广核因中西价值观冲突而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合法权益。

《三体》问世之后,其中的不少名言名句不胫而走,诸如“黑暗森林”、“毁灭你与你何干”等等,“降维攻击”也是其中之一。一时间,各行各业,甚至爱情也“降维攻击”。

中美关系,由以往意识形态纷争...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5日 16:26

全球化中的技术战之一:技术及其与消费者关系的演变

之所以酿成技术战,有技术本身的缘由,以及由技术与消费者关系的演变所致。

1.科技黑箱

自古至今,技术发展的特点之一是,技术产品本身的知识含量越来越复杂,运行方式变得越来越自动化而无需人的介入。在两次工业革命期间,从瓦特的蒸汽机到西门子的电机,零部件皆可拆卸,原理稍加学习也可一眼看到底。随后产品的知识含量越来越高,在物质上越来越小而成为一个整体,难以或不可拆卸,譬如芯片,或者即使拆卸也难以理解,或者...

阅读全文>>
2021年07月12日 11:25

全球化中的技术战

摘要:随着科技和社会的发展,人类社会已经由单纯依赖自然界,到依赖自然界和“人类学意义的自然界”(马克思)并存,进而主要依赖后者。人工自然的相互耦合构成了“人类学意义自然界”的生态关系,其中的各个环节在人类社会中各有其主体,彼此间的功能耦合随时可因主体间关系的变化而发生退耦或异化。

国际贸易自古就有,技术的相互保密以维持垄断古已有之,但目的是牟取暴利,而不是要挟对方。以控制人工自然生态的功能耦合态...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21日 19:01

析逆全球化——复杂性科学的视野(三)走出分岔点?

有分岔就会有选择。分岔为主体自由意志的发挥提供机遇和空间,也向主体是否能做出正确选择提出挑战。各方往往优先考虑自身利益最大化,因而必然发生主体间的博弈,争夺选择权。分岔的“窗口期”更对自由意志设定了期限。系统在内外重新协调后会进入新的必然阶段,未及时进入者就会出局或边缘化。

如果平衡态已然远去,依然寄希望于旧日从来未免迂腐。“在动荡的时代,动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延续过去的逻辑”(彼得·德鲁克...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8日 12:22

逆全球化辨析——复杂性科学的视野(二):金融危机,全球化进入分岔点

逆全球化辨析——复杂性科学的视野(二):金融危机,全球化进入分岔点 1.分岔点,脱耦与熵增 分岔图是耗散结构理论的重要内容。系统的演化过程存在一系列分岔。随着系统内部和系统与环境之间不能耦合之功能的积累,必然难以为继而走到分岔点,经内外功能的一系列博弈和调整后再进入新的发展路径。 图中,abcde等是分岔点。在两个分岔点之间必然性占优,系统沿相对确定可预测的路径演化;在分岔点偶然性占优,由随机涨落引发巨涨落,这就是蝴蝶效应。系统的行为不确定,进入哪一个分岔难以预测。...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4日 08:29

逆全球化辨析——复杂性科学的视野

逆全球化辨析——复杂性科学的视野 当前,逆全球化不容忽视,学术界从不同层面讨论逆全球化。本文试图由复杂性科学的视角审视逆全球化。复杂性科学涉及面广且深,在横向主要应用其中的“功能耦合”与“熵”,考察功能耦合的主体及相关的“国家主义” ;在纵向贯彻复杂性科学的核心思想:演化,具体涉及到“分岔图”,考察逆全球化的来龙去脉,回溯之前的全球化如何滋生逆全球化。最后探讨全球化未来走向。 一、复杂性科学视野下的全球化 全球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
阅读全文>>
2021年01月08日 08:29

历史的钟摆3——游戏方结束,反思刚开始

笔者曾经上传了历史的钟摆——2020美国大选(1历史的钟摆2——走出分岔点“了吗?”

美国,乃至更多人和国家关注的大选已经揭晓。由2016年特朗普当选而启动的钟摆,随着宣布特朗普落选而回摆。

游戏方结束,反思刚开始。反思可以有多个层次。

1.

在浅层,4年功过已有太多评说,此处仅看特朗普在此次选举后的所作所为。

特朗普4年前当选,可能他自己也感意外,之后当政兑现许诺,说话算话大刀阔斧。作为“政治素人”...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08日 18:37

“美国民族”和“熔炉”

民族,深深植根于历史,源于血缘关系,拥有同一个图腾。譬如“血浓于水”,黄皮肤黑头发,龙的传人,云云。

美国一开始就是移民国家,其“人民”的主体不是“原住民”(参见另类三个世界),而是几乎全都来自欧洲,主要是英国。美国虽在独立战争中与英国分开,但与英国依然有包括血缘在内千丝万缕的联系。随后,不仅是欧洲,世界各国也加入向美国移民的行列。美国立国的制度成功地吸引世界各地人们的心,自由女神在长岛欢迎...

阅读全文>>
2020年12月03日 17:40

另类“三个世界”

“三个世界”的说法已经有多种版本。60年代美苏第一世界,发达国家第二世界,余者第三世界。这样一划,中国自然成为第三世界的盟主。

70年代,波普尔区分了外部的客观世界即世界1,内心的主观世界,世界2,以及由客观知识组成的世界3。有趣的是,波普尔没有把序号放在“世界”的前面,而是谦逊的放在后面。这样的划分可以归入文化层面。

全球化以来,又有人区分了金融国家,制造型国家,以及资源型国家。金融国家仅美国当之无...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23日 10:55

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之二 美国的实力

日前,笔者上传了

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一之1:实力的提升历程)

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一之2:实力的逻辑结构)

 

以上分析为理解美国实力的历史和现状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1.美国实力之源

美国,从一开始就轻而易举获得了其他国家要经过多少征战和积累才可能获得的自然实力,还要再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东西皆大洋,南北无强敌。世界各地的移民,乘坐《五月花号》和大小船只来到美国,其初衷大多只是求生,...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4日 08:25

回望:WTO的科技属性

随着美国大选的推进,过往的WTO,曾经的TPP,以及现在的CPTPP再次浮现在世人面前。加入WTO已近20年。不妨先回顾过往的WTO,再看被废黜的TPP和现在的CPTPP,以对新情况有所准备。

 

WTO的三大基本原则,即非歧视原则、市场开地原则和公平竞争原则中,可以更清晰地看到其中的科技属性。

1. 非歧视原则

非歧视原则表现为国与国之间的最惠国待遇,即要求一个成员给予另一个成员的贸易优惠和特权必须立即、无条件地给予其他所有...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11日 21:40

什么是国家的“实力”(一之1:实力的提升历程)

生物界弱肉强食,物竞天择。在人类社会,国与国以各自的实力相互博弈与合作。什么是国家的实力?

如果人类超越生物界,对于人类社会来说,何为“天”?

 

在全球化中,国家以各自的资源禀赋相互耦合,营造全球产业链;随着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而后的逆全球化,各国以其全部实力相互竞争。国家实力对于一国在世界上的地位及对其自身发展的影响越来越重要。当下,已经有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和锐实力之说,大致停留在现象层面...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8日 18:43

历史的钟摆2——走出分岔点“了吗?”

2016年,特朗普意外当选。随后学界、政界和经济界有大量研究讨论偶然性中的必然性。话音未落,孰料短短4年后特朗普便已落马。

笔者日前刚上载“历史上的钟摆1 http://lvnaiji.blog.caixin.com/archives/236906 ”。特朗普4年执政,算得上是“钟摆”吗?如果是,这次拜登上台,岂非又摆回去了?4年周期,未免太短。

如果不是,怎么理解特朗普4年前横空出世;2020,即使病毒来袭,依然有如此多的拥趸,缠斗到最后一刻?

或者说...

阅读全文>>
2020年11月03日 19:30

历史的钟摆——2020美国大选(1)

美国,乃至更多人和国家关注的大选行将揭晓。特朗普再度当选,意味着始于2016年钟摆的摆动,而今已经明确无误地回摆;特朗普落选,拜登不会不考虑将近一半选民的意志。实际上,钟摆的回归,自英国脱欧就开始了。

 

历史上的钟摆屡见不鲜,譬如浪漫主义-古典主义,或理性-非理性之间的摆动。

文艺复兴前期的复古,崇尚希腊的理性,然后是情感冲动、扭曲、变态的非理性和神秘倾向的巴洛克艺术。接着是17世纪法国的古典主义,这...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5日 08:06

中美科技战辨析之三——脱钩

笔者已经上传了“中美科技战辨析之一——两种科技战http://lvnaiji.blog.caixin.com/archives/236184和“中美科技战辨析之二——双输?http://lvnaiji.blog.caixin.com/archives/236279 ”,此处是原文的最后一篇,“之三”。

“脱钩”一词,现在已经越来越频繁出现于网络媒体和报端。笔者在另文中述及利益与合规,此处从科技知识谱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两个视角展开讨论。

1.科技知识谱系

在前述咖啡会上,主持人问任正非...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3日 07:25

中美科技战辨析之二——双输?

1)双输

功能耦合一旦发生摩擦,必然累及耦合的双方或多方。针对一方的供给或需求侧科技战,实际上也就是针对另一方的需求或供给侧科技战,这就是双输的内涵。供给侧科技战,对华为、中兴断供,也就是切断了美国公司的财路和原创技术的产业化,是对美国的需求侧科技战;需求侧科技战,不用华为的5G,断了华为通往产业链下游之路,也就是对美国的供给侧科技战。0-11-100之间,存在相互依赖、制约和促进的关系。

任正非在...

阅读全文>>
2020年10月21日 09:39

中美科技战辨析之一——两种科技战

  要:中美科技战可以区分为供给侧科技战和需求侧科技战。对于中国来说,前者如对华为、中兴的断供,提示需方保留选择权的极端重要性;后者如不准用华为的5G,关系到供方的信用和需方对供方的信任。华为同时面临供给侧与需求侧科技战。对中国的供给侧或需求侧科技战,也就是对美国的需求侧或供给侧科技战,这就是“双输”的根源。双输的含义对于各国有所不同。科技知识谱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从不同角度缓解科技战。

 

当...

阅读全文>>